2008.2.28開站, 2.28之前為舊文
所有文章皆系本人之親朋好友真人真事經些許變造而成,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各位看官切勿對號入座,也請不要追問是否有我的故事參雜在內,因為就算是有,我也不會承認...


我表妹硬逼我陪她去聽演奏會,
妳看到牽手那個是我表妹啦,
我是跟我表妹去墾丁,那個穿比基尼的是她啦,
妳看到那個和我去汽車旅館的是我表妹啦,
************************************************************************************************************************


從小到大,我只崇拜四個人,
一是諸葛亮, 二是"千人斬"先生, 三是我自己, 四...ㄎㄎ, 還沒出生,

其他像是岳飛,文天祥,關公,鄭成功,國父...,這類型的英雄,都不是我崇拜的對象,因為太過正直,與我老是不大正經的個性大相逕庭,
我喜歡的偶像類型是聰明,人好,最好有點痞,但不用太正直,
因為我自己也有點邪邪的,
像諸葛亮,歷史上並沒有對他的人格特質多做描述,只focus在他的謀略上,野史上,倒是多有著墨在他工於心計的特質上,
還有像是雅森羅蘋和福爾摩斯→我當然喜歡雅森羅蘋;
蜘蛛人,蝙蝠俠,鋼鐵人→我當然喜歡鋼鐵人;
即使是遠古時代的科學小飛俠→我也是喜歡2號大明勝於隊長鐵雄;
還有像是陳冠希,吳彥祖這類的男星都是我的菜(最好是吃得到啦),
所有正義的化身,通通通通我都不愛,
看得出來吧?ㄏㄏ,


千人斬先生外表看起來像個痞子,行為舉止也都是個痞子,
但是其實他能文能武,文章寫得比我還好,寫起古詩還頗有點李後主的味,
我喜歡看書,古今中外無所不看,但是說到古文,也僅限唐詩宋詞,古文觀止,孔孟老莊墨家,古典小說這類略有深度的文字,
但千人斬先生,他可是看到漢書(那種沒有標點符號,字與字黏在一起),元曲這類更艱深的文字,
還有打得一手好籃球,
高高的180CM,瘦瘦的60-64KG,戴個眼鏡,斯文斯文的,簡直是我心目中理想白馬王子典範,
不過,我是表妹,所以沒得流口水,
倒是不少女生在他手裡死的死,傷的傷,
好在我們從小穿同件褲子長大,早就沒有性別之分,
我看著他也沒半點fu,
真不知這些女人在哈什麼?


從小到大,我們二個就是難兄難妹,
我們年紀只相差幾個月,
面對家族中第三代所有建中的,附中的,台青交大的,美國長春藤名校的,英國劍橋的...優秀的兄弟姐妹們,
我們二個爛咖,唯有抓緊彼此,好像才有靠岸的感覺,

他和我,是家族中唯二的失控基因,

從小聰明不愛唸書的我們,吃喝玩樂沒有一樣不精,
每回寒暑假回到奶奶家,
會把冰箱拆開的是我,差點把房子燒起來的是他,會把爺爺在花園池塘裡養的很貴的錦鯉釣起來的是我,會拿衝天炮炸破鄰居窗戶的是他,會把神明從高高的供桌上請下來上妝的是我,會把爺爺苦心栽種很貴的蘭花園當酢醬草來玩的是他......,
我們二個,每天都有讓長輩頭痛的新花樣,還順便帶壞一票兄弟姐妹,

我們都在父母栽培下唸一流的私立國小,國中,
但不愛唸書卻愛玩愛混Pub愛談戀愛的我們,果然也沒考進第一名校,
雙雙進入爛得要死的私立高中,繼續混吃等死,
當然大學也雙雙落榜,
我還記得當我知道沒上大學時的第一刻,我打電話給他,
但電話先一秒響起,是他,
「ㄟㄟ,妳有上嗎?」他問,
「沒有啊,你勒?」我問,
「哈哈,我也沒,好險妳也沒」他說,
「對耶,還好有你作伴,ㄟ,那等等要去哪晃?」我問,

我們一起進入補習班重考,
父母們刻意把我們分開到距離遙遠的二個補習班,
但我們仍然在補習班結黨營私,過著爹不疼娘不愛連狗都嫌的頹廢生活,
直到,考前二十天,
我們又通了個電話,覺得再考不上好像不行了,
然後最後二十天,
我們關門小小的苦讀了一番,
也雙雙進入多年前的大學窄門,呼,好佳在,

但是,這好像是我們人生的轉捩點,
我們可以就讀日間大學,卻同時選擇了夜間大學,白天開始進入職場,
從此,在各自領域都有著不錯的成績,
而且,從家族之恥,變成家族之光,

我們倆,都不進入家族安排好的道路,
而是各自走向自己想進入的行業,
我進入廣告公關行銷業,他則進入金融證券業,

他愛錢,我愛名,
他追求賺錢的滿足,我追求工作上的成就感,

我們的個性,看似被這個社會給馴化了,
但是其實就像野蠻人,他穿上了正常人的衣服,被教導了禮儀,但是畢竟野性不改,一不小心,它還是會跑出來,
我在職場上看似EQ很高,對客戶及下游廠商一逕以禮相待,對親朋好友溫良恭儉讓,
但是某些時候,也會獸性大發,
比如說碰到某些白目客戶或沒水準的人,就像朝天椒般的進入嘴裡三秒爆發出嗆辣,那是種眼淚鼻涕齊噴的震撼,
比如說開車時,總會適時飆出髒話,或是屢屢跟計程車司機差點幹架...,

"千人斬"先生卻猶此為甚,
(簡單的說,就是比我還過份千百遍)

我們的感情,比一般兄妹還好,
因為我們的家族每週都會聚會,我們這一輩不乖,只要是長輩都會罵,不管誰是父母,
即使大家各自交了男女朋友,也都會一同參與聚會,
所以,我們是彼此的"防火牆",
只是,我當他防火牆的機會高出幾十倍,都快變成防空洞了,
因為他沒有千人斬,也絕對有百人斬,我連他十分之一都不到,
而且我不喜歡在床上征服男人,其實我喜歡在野外,車上,樓梯間?
呵呵當然是開玩笑的,
(我比較喜歡在職場上征服男人啦)


平常我和千人斬常常都會通電話,
天天MSN,
也會隨時約出去吃飯,交換獵人頭情報,
走在路上勾肩搭背的,東西交換吃,飲料交換喝,一切百無禁忌,

我一向對他的女友都當成未來嫂嫂尊重著,
所以再不喜歡,也不會顯露出來,一樣好來好去,
而如果碰到這些"表嫂"們,誰那天對我不大搭理,我大概心裡就有底,一定是又扛了什麼罪在身上了,
比如說"我表妹硬逼我陪她去聽演奏會"(馬的,誰都知道我不好此道,聽演奏會會睡著,他更不愛,聳著勒),
比如說"妳看到牽手那個是我表妹啦"(馬的,勾肩搭背我可以,哪有可能牽手?我連我媽的手都不牽勒),
比如說"我是跟我表妹去墾丁,那個穿比基尼的是她啦"(馬的,誰會想和他去墾丁這麼有情調的地方,還在他面前穿比基尼,我最好是變態啦),
表哥啊表哥,
你最好是說"妳看到那個和我去汽車旅館的是我表妹啦",最好你能這麼說,最好也有人信,最好我也打算告訴姑媽,

當我們一起考上大學時,他找我先去他的學校逛逛,
我記得他神采飛揚的走在該大學校園裡,
穿著爛布鞋,走著走著,把鞋往前一踢,鞋子高高飛起,遠遠落下,他再跑去穿起來,
就這樣重覆著這個幼稚的舉動,
對,他超幼稚,
比我還幼稚,

我記得他大一的某一次,喜歡同班同學,一個秀氣又文靜的女孩子,恰巧是我高中同學,
死追活追人家就是不理他,
最後一次的談判,他到我同學家樓下找她,
我同學還是say NO,
然後千人斬就在路邊,很大聲的說"ㄘㄠˋ妳媽"(我實在太害羞寫出中文,就用注音代替啦),
馬的勒,

千人斬和每一任"表嫂"也真是常常上演類似戲碼,
舉其中數例,

某次,千人斬和A表嫂拉我一起去聽個演講,
很奇怪的,表嫂不知是要照顧表妹還是怎麼的,
偏要我坐他們中間,
聽著聽著,千人斬拿了個剛買的智慧型手機要我遞給表嫂,說他沒地方放(其實他有帶個公事包),
我就拿給表嫂,
表嫂就叫我拿回去,說她包包很小放不下(明明就不小),
千人斬又叫我拿回去,說他包包是扁的,放了鼓鼓的不好看,
表嫂又叫我拿回去,說她真的放不下,
這樣傳來傳去,傳去傳來,搞得我都無法好好聽演講,
然後這二個人同時站起來,往外走,不~聽~了,
我只好追出去,超丟臉,
追到樓梯口,
千人斬把新手機往地上一摔,轉頭就往樓下走,
表嫂接著補上一腳,踹得手機滾到樓下,當場分屍,
然後...分手了,

又有一次,
千人斬+B表嫂+我+B表嫂好友(說要跟我認識),一起去吃速食店,
聊著聊著,突然他們又一言不合,
只見表嫂拿著沾有蕃茄醬的薯條往千人斬身上一根一根的扔,
然後,千人斬的襯衫,就變成大麥町(紅色版),
又...分手了,

還有一次,
我姑爹說的,
他老人家有一天睡到半夜二三點,被菜市場吵雜的聲音吵醒,
迷迷糊糊的他心想,今天菜市場怎麼開這麼早?
清醒後一聽,
原來是兒子和不知是不是未來的媳婦在樓上吵架呢,
隔個一層樓也可以吵到被樓下的人聽到,
還真驚天動地耶,
所以...又分了,

又有一次,
千人斬打電話給我,我接起來,他就大喊「幹,我幹.........幹......幹.......」(原文用詞十分不雅,就略過吧),
「怎麼啦?」我問,
「XXX跟我吵架,幹,把口水吐得我整件襯衫都是,我又只燙了這件,今天一早開會要穿,幹,現在我全身都是口水味,幹...」千人斬說,
呵呵,
那麼...還是分了,


不過聽起來,這些表嫂自己也是有問題吧?

我在幫他說話?沒辦法,
誰叫他是我最愛的兄弟呢!!!


創作者介紹

奶油壞蘑菇 的 異色空間

奶油壞蘑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波妞
  • If you lend someone $20 and never see that person again, it was probably worth it.
  • mac0908
  • 菇菇~
    妳這篇真是太GJ了~~(拇指)
    粉有梗~~~XD
  • 謝謝

    奶油壞蘑菇 於 2010/06/10 21:04 回覆

  • justcool
  • 百人斬的表妹...真奇妙

    不過...
    就是愛看妳寫的文章
    讚!
  • 魯魯米
  • :)真是百年難得的奇才!哈!可是不是練武奇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