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2.28開站, 2.28之前為舊文
所有文章皆系本人之親朋好友真人真事經些許變造而成,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各位看官切勿對號入座,也請不要追問是否有我的故事參雜在內,因為就算是有,我也不會承認...


以下,充滿了暴力與髒話,心臟不夠堅強,未滿18歲,衛道人士請勿進入,
一旦進入,後果自行負責...



最近,我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接了一個眾人都不看好的案子,案子要執行少則半年多則一年,
重點是連我自己都不看好,
馬的,都怪我自己的死個性,大家越不看好,我越要做出成績,
好聽點叫做"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難聽點叫做"不見棺材不掉淚",
總而言之,我很帶種的接了這個案子,


怎麼個"帶種"法呢?

首先,
我以一個天價接了這個案子,
所謂天價,是天兵的價錢,
基於骨氣,基於義氣,基於賭氣,
因為我知道對方企業已經砸了一大筆錢在這個案子上了,
基於同理心,基於同情心,
我用一個低於平常接同類型案子不到1/10的價錢接了,
將平常教導員工的必須達到毛利若干的規則拋諸腦後,

再來,
我從本來規定自己每天只能花三個小時在此案子上,其他時間得cover其他案子,以達到公司規定的毛利,
但是,隨著時間過去,我當在這個案子的時間越來越長,越來越長,
到後來變成了幾乎4/5都在處理這個案子,

不曉得客戶是太沒經驗,還是太白目,還是根本忘了他付我多少錢,還是假裝忘記能抝就抝,
請我幫忙的東西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我的個性是,工作一忙,我就一頭鑽入,忘記成本毛利這些,
或是因為義氣,因為不好意思,就不大計較,
常常搞得我每個案子忙到要死,卻賺得不多,或是甚至小賠,
都要下屬反過來訓示我這樣不可,那樣不行,
其實真的我也不大介意賺錢多少,
因為我一向追求的是成就感,而不是錢的多寡,


但是最近,
漸漸地,我感到累了...

也許是身邊朋友真的看不下去提醒了我,
也許是我也被客戶的態度惹毛了吧,

客戶本身是做創意的,並不是做行銷的,因此在行銷上並不是太有經驗,
其實我最頭痛的就是這樣的客戶,
你做得好,他不知道,自然也不會感激,
但是你的方式一旦未能達到預期,他不會管自己產品有多爛,自己知名度少得可憐,都會認為那是你的問題,
就像癩痢頭的兒子都是好的,
客戶永遠不會認為自己的產品真的不夠好,
賣不出去,是你不會賣,或是消費者沒眼光,
就像父母永遠不會認為自己的小孩醜,
當不成名模是評審沒眼光,


問題是行銷是瞬息萬變的,永遠沒有人能打包票哪一種方式最好,只能憑經驗,趨吉避兇,
就像名醫,也不見得一出手就藥到病除,
就像職棒投手,也沒有把握每球都可以三振打者,
不就是這個道理嗎?
但是碰上不懂或是一知半解的客戶,
甚至有些出社會不久,但偏偏他在客戶端的客戶,
就算我們再有經驗,
他要嘛以他不懂但裝懂的那套質疑你,要嘛以他半瓶醋的實力挑戰你,
但是對方是客戶,
我要嘛不賺這個錢,不然就得忍受,

很多客戶都有上述的問題,
所以與其說我在幹譙他,不如說我在幹譙這些客戶,
碰上這類型客戶,態度又很差的,
通常我還是會面帶微笑,但是我微笑的同時,
心裡早已幹他千百回,
我想像著用一把切魚到從他的喉頭割到腹部,
可是想像終歸是想像,
我並不是開膛手傑克,
雖然某些時候,對方態度真的太差,忍無可忍我會關上電腦起身就走,
有的時候順便客氣而禮貌的回敬到他啞口無言,
(親愛的沒水準的客戶,我沒有說話,不代表我沒有反擊你的能力,我只是算了,少跟智障爭辯罷了)
但我通常不會這麼衝動,
因為這樣一來,我永遠不會再接到這個客戶,甚至哪天這些人跳槽到其他公司,我也不用想接這些公司的案子了,
還是忍一時氣,眼一閉就過去了,畢竟職場上還是與人為善算了,


這個客戶,態度算好,但行銷卻是門外漢,
他並不知道本案要從何開始,又要如何走下去,
我不是客戶,卻要主導一切,
大至行銷策略,時間掌控,進度掌控...,小至開會的流程,開會的議題,該公司人員運用...,
都是我主導,
連......工作進度表格都是我設計提供給他們,
馬的,
如果是這樣我也ok,
但付給我的價值必須提高10倍以上才對得起老娘我的付出啊,

有一次,我試了一下,會議時不主動發言,想看看他們要怎麼進行,
果然,大家亂哈拉一陣後,一片沉默,
唉,
還有一次,定期會議前一天,客戶打電話給我,問我「明天我們要討論什麼議題?」,
唉唉,
討論什麼議題?
廢話,就工作進度啊,

又有一次,
我針對一個大家都同意很久,也想當然爾應該已經在執行的個案提出我的進度,
提完,理應換其他人,
哪知其中一位竟然對我說「妳把已經寫好的案子轉給我,我改個名字寄就好了」,
去你媽的勒,


說真的,我沒有生氣,
更多的時候,
我是哭笑不得 + 沮喪 + 無奈,和更多更多複雜的情緒,

說實在的,
我在職場EQ不算低,
最近更調整到我大部份的時候是可以把對方的無理當成娛樂,
還把我的苦悶當成笑話來逗其他也深陷職場痛苦的好友開心,

我18歲就正式進入就業市場,當同年齡的朋友還在懵懵懂懂吹四年大學的風時,我已經在爾虞我詐的職場默默的舔血了,
其實那麼早出社會,也是因為賭氣,
大學考上東吳中文,但爸爸不准我唸文學院,硬逼我選商學院,
我一賭氣就去唸一個爛大學夜間部的商學院的其中一個與商最無關的科系,
就這麼被迫早熟,

我擅於察言觀色,
我知道對方所有的壞心眼,但是我無法以牙還牙,我只懂得保護自己,以守代攻,
我不佔人便宜,常常明知被佔便宜卻算了,

我的努力,眼看著可以在大企業坐到一個高位時,
卻在28歲又選擇走上一條與同儕完全不同的道路,
重新開始,
也許這就是命,大概因為我是破軍坐命,父母小時請人幫我算過,我一生都在工作,勞碌,我自己後來算算也是如此,

(有部電影叫"殺破狼"指的是七殺,破軍,貪狼三顆星。滿天星斗,以北斗為尊,紫微一百零八顆星中,有十四顆主星: 即紫微,天機,太陽,武曲,天同,廉貞,天府,太陰,貪狼,巨門,天相天梁,七殺,破軍。其中以七殺,破軍,貪狼這三顆星在三方會合,在整個星曜的組合裡,是變化的樞紐。破軍是北斗第七星,主霸氣,桀驁,其他二星請點此參考)

不過這路是我自己選擇的,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天堂有路我不走,地獄無門我卻闖進去,
我能說什麼呢?
自己造的業吧,

以上,題外話,發發牢騷,


回到這個客戶身上,
他讓我,常常充滿無力感,

我知道我的方向策略是對的,
在他只有同類型產業1/20的行銷預算下,
但是未到案子結束,我無法證明,
所謂蓋棺論定,
你也要讓我趕快選定個棺材,才能蓋棺,不是嗎?


我們往往前一天開會決定某個做法(依照策略),
但後一天他又提出很多天馬行空的新做法,
通常一個案子策略,大家如果有意見,初期就該提出來,大家如果都同意,就不要再改來改去,
但是,他們天天在想改,天天想些新idea,
如果是這樣,策略執行到案子發生當天恐怕都還在變吧?
以下是我曾經回信給客戶的一封mail,截錄一段話 :
......................,
各種方式其實都可以,
就像你要從信義路到內湖,可以有幾百種路線,
下述的部份我們不是也有類似做法?
................................,
不過我覺得如果我們的行銷方式定下來後就要把他完整執行,
一直看別人的會把自己搞得越來越亂,
而我們目前已有的工作能夠完整做完已經很不容易了(現在的schedule還有的在delay),
而且行銷方式千百種,不可能每一種都做,
............................................,

我每天,都要花很多力氣說服他們,打消他們的念頭,強化他們的信心,
我想再下去,我還可以兼差當心理輔導師吧,

其實我應該是很幹的,很想本文罵一串髒話,
但是我的無力與無奈,讓我連上述罵的"幹"和髒話都這麼牽強,


我的客戶啊,
大爺們啊,
饒了我吧,

很多時候,
我覺得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
明明該給其他贊助單位資料,急著要對方幫忙,
我連資料都替他準備好e給他,只等他過目說ok,我就可以e給贊助單位了,
他卻遲遲不回,
或是找不到人影,
然後很久之後再打個電話來說一堆五四三的理由,
幹,
我也是我媽的小孩勒,
你有沒有搞清楚這是職場,不是還在學校好嗎?編個他馬的理由,
而且重點是,這些都是你的案子,你的公司耶,

有時十萬火急的事打電話給他,他卻常常不接,
即使我每半小時打,累積四五通未接來電,我整夜睡不著,他卻第二天好整以暇的當沒事打來問我啥事,

有時,明明二天前很慎重跟他講要提供給某某某名人的資料,我一再叮嚀,當面,電話,mail,無所不提醒,
二天後再問他,他竟然彷彿第一次聽到此事一般,

和他相約從不準時,
每次到他公司開會,他一定會讓我等上10-20分鐘,
如果相約到其他企業開會,我很貼心的去接他,想說幫他省計程車費,反正我有開車,
時間都是一再提醒,
但每次,我總是熄火坐在車上停在路邊等上10-20分鐘,有時太陽很大就算開著窗戶也很熱,我渾身都是汗,

我運用我的人脈(都是各行各業名人或總經理)來免費幫忙,
他卻要這些人簽合約,還要我當保證人,
我反問他「我們也要找政府官員,民代,你是不是也都要他們簽合約?」,
因為關係都不是他的,所以事不關己,己不操心,

甚至,
schedule是我掌控,但客戶delay我卻不能發作,那我掌控個屁啊,


我釋出了自己的關係,動用自己的資源來成就這個案子,
甚至必須自掏腰包還這些人情,
今天,要跟我的某位朋友碰面,
但到昨晚他的資料還是未給我,
我催促,他卻找了個令我無奈的藉口,
最後我問他「那資料何時給我?我明天中午意跟XXX碰面」,
他說「那我明早進公司弄,弄好快遞給你」,
我說「可是我是明天中午要跟人家碰面,你進公司弄,要弄一陣子,快遞就算專件也至少要1.5小時,我十二點前收得到嗎?」,
他說「不然你開車到我公司拿好了,比較快」,
我幹XX,
我是快遞嗎?
我去你那開會是理所當然,因為你是客戶,
但因為你的疏失卻要我過去拿,那不是把我當快遞用嗎?
我的價值是這樣計算的嗎?

記得我之前在某大第一線食品企業集團旗下的子公司擔任MKTG Director(中文號稱行銷處總監),
某次,某客戶要找一個記者會主持人,不願出高價,卻要求口條清晰,品質良好,不能像展場主持人或活動主持人這樣的陽春,要見過大場面,
你媽勒,
負責這個客戶的我的下屬找不到符合條件的主持人,並據實以告這位客戶,客戶說「那就請你們總監擔任主持人」,
本來,公關公司總經理,總監,或是經理級的職位,偶爾幫幫大客戶這樣的忙也無可厚非,就當做是建立關係,
但是這位客戶的輕蔑和不知市場行情的態度卻惹惱了我的這位下屬,
他冷冷的說「找我們總監?只怕你更出不起」,


以上,還是題外話,但我是因為他把我當快遞而聯想到此事,
他把一個公司的總監當快遞用,
如果他讓我爽,我就當幫忙朋友,算了不去計較,
但我越來越覺得我的價值在他眼中是無價~沒有價值,


所以,這次我心一橫,想說就把這當做最後一次試驗吧,
如果我中午十二點前沒有拿到資料,
我就還是會去跟這位朋友見面,但是我會拿份好禮謝謝他,
這個被大家同意的本案的這個部份我就不再碰了,
我的關係,通通不再釋出了,

我很無力,充滿了無力感,
我想要放空,
找個地方放空十天半個月的,
躲起來,完全不要碰電腦,

我不喜歡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我覺得這樣很不成熟,
但最近,我卻也開始蘊釀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目的不在報復,但是我希望對方感受一下這樣的心情,
我也想要累積好幾通電話不接,
我也想要開會時沉默不語,
我也想要當他遲到時我一秒都不等直接把車開走,
.................................................................,


一定會有人問我,
這麼痛苦為何不乾脆終止合作?

我就犯賤,

是的,
我們公司對公司並沒有簽合約,
我的確可以拍拍屁股走人,
但是,
我當初就是因為同理心,同情心來幫忙,
這行因為太冷門,我不幫他,他恐怕也找不太到能幫忙的人了,
所以不顧眾人反對,一咬牙硬接,

現在即使我滿滿的無奈,
我為了這個案子常常熬夜,或是失眠,或是吃不下,
搞得自己生理大亂,精神耗弱,
但是我仍然做不出拍拍屁股走人這種事,
我覺得這是一種承諾,
就像對感情的承諾一般,
不輕易接受,不輕易放手,
要嘛當初就不接,
但接了,好歹要完成,

所以,無奈歸無奈,
我還是得堅持下去...
(祝福我吧)

創作者介紹

奶油壞蘑菇 的 異色空間

奶油壞蘑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homaster
  • 好,祝福妳!!
    不過我覺得你可以小小"報復"一下,「當他遲到時我一秒都不等直接把車開走」,這是可以做的啦~
  • 卡爸
  • God bless you
  • ^^

    奶油壞蘑菇 於 2011/05/11 18:5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