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2010.07.15發佈

與其說我在演戲,
不如說這是我把工作習慣帶入日常生活,
這是一種類似策略思考的反射動作,
我想達到某種目的,就要使用某種方法,

************************************************************************************************


從以前到現在,我身邊很多人都很愛喝酒,也很會喝酒,
女性好友,男性好友,同事,男友,客戶,到認識不久的朋友都很愛喝,
特別是我女性好友,喝起酒來與平日判若兩人,完全巾幗不讓鬚眉,整打紅酒吞下去還面不改色,
(
我是說真的,女性好友們每一個都有一晚一人一打紅酒的實力,我還見過再追加一瓶威士忌)

說也奇怪,我與這些好友們的個性天差地別,
我談起性,愛,男人,口無遮攔,戀愛經驗也很豐富,更又嗆又辣,
而她們的道德標準卻是我望塵莫及的,平時非常的謹言慎行,戀愛經驗幾乎是乏善可陳,

按理說,很會喝,很愛喝酒的應該是我,酒國女英豪的美名也應該是我獨得,
但情況卻恰恰相反,
我幾乎是滴酒不沾,也不諳酒性,也完全不愛酒味,算是標準的"一杯倒"型的女人,
而她們隨便哪一個,都堪稱酒國中"殺手級"的人物,而且是讓男人也喪膽的那種,
這樣不協調的組成在我們各自的身上,是非常違背自然法則的,
按道理來說,排列組合不是應該是→  我=壞女孩=愛喝酒 ?
但是真實的狀況卻是→ 我=壞女孩=不愛喝酒 !


以下是一則關於台灣人飲酒的統計:
你知道台灣人一年喝掉多少酒嗎?根據統計,烈酒類像是威士忌或高梁,國人一年喝掉兩千四百萬瓶,至於啤酒更是喝掉七千萬打,一年酒類消費金額就有一千億元。
資料來源:華視新聞【台灣人愛酒 一年喝掉千億元】


我不知道愛喝酒的人為什麼愛喝酒,
是真的覺得酒的口感好嗎?(像我愛喝可樂一樣的原因嗎?)還是,只是喜歡喝酒那樣的場合?還是,喜歡以酒當藉口,做些不負責任的事?

算起來,我是個自制力不錯的人,
不論做任何事,我會去做是因為我想做,我不會去做是因為我不想做,
所以我的個性反映在喝酒這件事上,也是一樣,
會喝到微醺是因為我想,不會喝到醉是因為我不想,
我隨時隨地都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嚴格說起來,我沒喝醉過,
更不用說瞭解醉到不醒人事到底是什麼境界?
我總是這麼對著我身邊的人開著玩笑,
他們也覺得我這樣講很囂張,
其實是我的身體,對酒精有排斥反應,
往往酒精還沒滲透到我的血液,我已經很痛苦的大反胃,全部吐光,
而且我有二次那個來喝冰啤酒,造成子宮嚴重收縮,痛到我在地上打滾的經驗,
我討厭喝酒的原因,正是喝了酒之後身體的痛苦,還有我對酒精味道的反感(所有攙了酒的食物我也不大愛碰), 

而,我更討厭的是喝酒的場合,

因為在那樣的一個場合,
很多人都會醜態畢露,
男人呢,
平時斯文的,會把體內野獸的那一面釋放出來,
平時莽撞的,會把莽撞再放大十倍,
男人對男人說話像是在吵架,最後常常是真的吵架或打架,
對女人,則呈現出一種不尊重的態度,動手動腳或是言語輕薄;
女人呢,
常常是賣弄風騷,花蝴蝶似的滿場亂飛來者不拒,
或是硬要耍帥出風頭,喝起酒來有酒膽卻不一定有酒量,搞得自己狼狽不堪.
搞得同性看不起,異性覺得有機可趁,
如果被男人騷擾,實在也怨不得別人,
因為她自己就釋放出一種"來上我吧"的訊息,
(我就看過很多次,女人自己往男人身上磨蹭,自己拿男人的手亂在她身上亂摸,這樣若真被性騷擾,是要完全怪對方嗎?是要找藉口說自己喝了酒神智不清嗎?)


我不是一個愛跑夜店的人,但也不是一個完全不跑的人,
不過我去夜店,最常的目的是跳舞,或和朋友小聚,
所以也看過很多醜陋的人的真面目,
記得男友跟我說過要我自己小心不要醉到被"撿屍體"或是被非禮還不自知,
我回答他「會被非禮的女人,我相信是太不自制了,如果有自制力,這種事是不會發生的」,
所以在夜店,我對於喝的東西,是十分注意的,包括離開座位後再回座,如果同桌沒有我信任的朋友在,我的杯子就不會再碰,
而酒精飲料,我反而不大擔心,因為只要一點點的量,我的自體反應就會把它吐出來了,所以不用擔心喝醉,

說起來,喝酒後的經驗,對我來說,是痛苦多於快樂,
數得出來幾次快樂的經驗是 :

有一次公司尾牙去KTV,我們是下午四點就開始了,
同事調了個伏特加+柳橙汁還是七喜?
調得很淡,所以很甜很好喝,我又因為一直搞笑,唱歌,口渴得很,所以不斷找人乾杯,不知不覺多喝了幾杯,
然後客戶打電話來跟我討論企劃案,我都知道他在說什麼,我也可以對答如流,說起數字還一清二楚,
但是在旁邊聽的同事卻笑翻了,
他們說,我講話嚴重大舌頭,雖然我很用力的咬字,但是聽起來卻是一副喝醉酒的樣子,
這個客戶一定是嚇壞了,因為後來他就直接找我下屬,不再找我了,
大概我平常一副嚴肅的樣子,跟那天的情況差很多,
(但是也有因此而拉近距離的客戶,還為數不少)

還有就是跟男友及他的哥兒們聚會,
因為是初見面,彼此不熟難免有距離感,
所以我刻意把自己多灌幾杯酒,讓我可以放得開,也讓對方因為我這個舉動感覺我可以放得開而他也會放得開,
果然幾杯酒下肚,我們都拋開那份陌生感,
雖然我心裡很清楚,我其實沒有醉,但是對方是不清楚的,這樣藉酒拉近距離的效果是非常好的,

記得有一任男友,對我有意卻很內向,
我為了釣他,所以安排了一個聚會,
在聚會中,我也是刻意灌酒裝醉,讓他可以卸下心防open一點對我,
果然,我們就變成男女朋友,

我喜歡喝酒的場合,通常是跟好友一起,或是跟男友與他的朋友一起,喝點酒其實會很開心,
這個場合,我喜歡的不是酒的本身,而是喝酒的那個氣氛,
再加上我很愛耍寶,搞笑,
喝點酒,我會搞笑加倍,
比如說模仿台語老歌手唱台語歌,因為我台語真是爛到可以,所以唱起台語歌來不標準的咬字特別好笑,
再加上我會模仿歌詞的意境,把自己搞得很融入,每次演出都很受讚賞,
比如我最愛模仿陳一郎唱行船人的純情曲,我喜歡蹲在KTV沙發上,把腿打開(我是指穿褲子的時候),假裝叼支煙,還要用碼頭工人拿煙的手勢(用大姆指和食指拿著),還要一副很痛苦的表情,邊喝邊唱這首歌,

酒果然是好東西,

以上這些,都是喝酒後比較美好的經驗,
不過千篇一律,每次喝完我一定吐到要死,煤有一次不吐的,
這個倒是裝不出來,因為我的身體真的也太誠實了,它不會因為本小姐心情好,就不吐了,


以前我去夜店是為了好玩,
現在去夜店卻是為了尋求解脫,
也就是說,
以前喝酒是為了開心,
現在喝酒是為了放鬆,
因為我需要一個出口,
我需要一個釋放情緒的出口, 

很多時候,
我們都會需要一個媒介,一個轉換劑來達到某種目的,
對我來說,酒的功能,其實就在這裡,
藉由酒,我可以說出平時無法說出口的話,
不論是透過電話也好,面對面也好,
然後第二天再若無其事的繼續面對一切,
這是一種類似裝傻的行為,
雖然如果對方夠聰明就一定會知道我在裝傻,
而我也知道對方一定知道我在裝傻,
而對方很可能也知道我知道他知道我在裝傻,
(這是繞口令嗎?)
但只要彼此不說破,其實這樣的"轉寰"空間是很必要存在的,
它可以為二人調適自己的情緒,不至於太直接傷害到彼此,

其實,與其說我在演戲,
不如說這是我把工作習慣帶入日常生活,
這是一種類似策略思考的反射動作,
我想達到某種目的,就要使用某種方法,
但是誰能說這其中沒有真心呢?
而且,出了社會,誰又能肯定的說自己的每一句話都沒有做假的成份?

喝酒,是解決人與人之間矛盾問題的手段之一,


基於以上淺薄的喝酒經驗, 
我瞭解到,其實很多喝酒的人,往往不是真醉,而是裝醉,
搞不好他們心裡清醒的很,

所以我漸漸的開始瞭解這些喝酒朋友的心情,
也開始不那麼排斥(或是瞧不起)這些喝醉酒露出醜態的人,
就像我喝酒,也有一些不得已的原因吧,

喝酒後,所有人的悲喜都會被放大,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一種心理作用,
或是把酒當做一種觸媒,藉酒把情緒釋放出來,不再深藏心裡,
你可以大哭,也可以大笑,完全不用掩飾,
反正,誰會認真看待喝過酒後的你的情緒?
搞不好他也忙著釋放他的情緒呢,

我們都得要靠一些自欺欺人的謊言,才有辦法過完漫長人生吧?

vivian5-2.jpg


 
未成年請勿飲酒  飲酒過量  有害健康 

創作者介紹

奶油壞蘑菇 的 異色空間

奶油壞蘑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