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聲明,本文非針對特定對象,也不想一竿子打翻一船男人,
這只是我最近觀察到〝身邊小部份男人〞的心理和生理狀況的感想(甚至只是一面之緣的店員),

如果情感脆弱又不願面對現實,或容易衝動可能會被我惹毛的男人(這不正好落實我的標題?),
就不要進來看了吧,
省得氣死自己,我又不痛不癢,


每次,我只要生氣或是鬱卒,男性朋友就會說「妳月經來了喔」,
其他女性朋友也逃不過這樣的批評,
好像身為女人,就不能生氣,不能悲傷,不能有喜怒哀樂似的,
只要一生氣,一個不爽,語氣不佳,堅持某個決定...,就是〝月經來了〞〝荷爾蒙失調〞〝跟男友吵架〞,
就是〝情緒化〞,
但是男人可以揍人,可以搥桌子,可以大小聲,還可以找個美好的藉口說喝了酒,工作壓力大,老婆搞得我心煩...,
卻沒有人說他們是情緒化,
男人會自動把這些藉口〝合理化〞,
就算真的這個男人的表現很情緒化,男人的男性朋友也頂多說他「你今天很娘耶」,
是怎樣?
只是用〝今天〞和〝娘〞來形容他,
男人心情差,亂發脾氣就沒問題,只因為男人少了個洞?沒有一個月來一次的月經?

基於以上原因,
我在工作上,總是力求〝平靜〞,
即使面對再不爽的人事物,也要逼自己以〝平常心〞看待,
用一種〝客觀〞不帶情緒的語氣敘述一件讓妳明明很火大的事,
或者用虛偽的〝微笑〞,假裝自己不在意,
因為就是不想被冠上〝女人就是情緒化〞這樣的貶低女性的字眼,


就是因為這些刻版印象(不知是哪個被稱為〝沙文主義〞的男人挑起的),
我有眼淚也只好自己吞,頂多跟親近的人傾訴,
因為,連流淚,都是情緒化的一種,
(可是我不這麼認為,我認為眼淚只是眾多情緒的一種,
就像你開心就會笑一樣,為何笑卻不是情緒化?哭就是?
我明明就是個容易感動的人,看到可憐的,可敬佩的,各式各樣的事都會感動,
不論是我的,親人,男友,好友的事都會關心,都會有感受,卻不能表達〝正常〞的情緒,
只因為某些無聊的人認為笑是可接受的,哭則不然,笑不是情緒化,哭卻是,哭是弱者的表現,
所以我不能常哭卻必須常笑?)

問題是,只要是人都會有情緒,哪有男女之別?
有的時候,我發現女性煩惱的確比男人來得多,也大部份是因為,家裡的那位"老爺"把家事,孩子的事,老爺自己爸媽的事,錢的事,通通交給女人來管,
管的事多,自然情緒也就多, 
結了婚要跟父母住的大半是女人,生了小孩要參加家長會的大半是女人,洗衣煮飯大半是女人,女人還要上班,上班要面對的壓力又不比老爺少,當然會有諸多情緒,
男人下了班找兄弟喝酒美其名曰〝抒發〞,說是〝Men's talk〞,所以老婆不准干涉,
那老婆下了班是否可以找姐妹們喝酒,把小孩丟給老公呢?
誰不想要保有婚前的自由?

就是這樣,搞得我們這群新時代女性根本不想結婚生子給自己找麻煩,
承攬大部份的責任,伺候皇上完,還有太上皇,皇太后,然後還有阿哥們,自己不是皇后倒像婢女,最後還落得一句「妳們女人真是情緒化」,



但是,說真的,最近我越來越強烈的感覺到,我身邊的〝小部份〞的男人情緒比女人還要多還要複雜,
可能一句平常的問候,之前沒事的,碰到他老大心情不爽,就會變成多事,
或者他老大心情時晴時雨,他自己不覺得,卻搞得我們這些旁人快精神分裂,
碰到這樣的男人,恐怕還是得陪笑,
妳不知道哪一句話會踩到他的痛腳,哪一句話又會勾起他的傷心事,妳無從猜測,因為沒有規則可循,
他火大了,妳還被說〝誰叫妳要惹他〞〝誰叫妳白目〞〝誰叫妳不懂看人臉色〞,

不過,我為何要看他臉色?莫名其妙,我還沒擺我的臉色勒,
但是對方是男人,擺臉色好像理所當然,因為他心情差嘛,
如果我擺臉色就慘了,因為我是女人,所以我就是〝情緒化〞,

有的時候我會有一種錯覺,以為這個世界突然只剩下一種性別,


像是,很多男人都說「妳們女人真是八卦」,
恐怕我得把這句話回敬給他們,
我身邊的人,男性八卦的比例高於女性,

我不大會去注意人家的八卦,
當對方在跟我敘述事情的時候,我會把注意力放在事件的本身,
不會特別去想到事件以外的副事件,
也不會聽出什麼弦外之音,
這可能跟我個性有關,
我向來只關心我想關心的人事物,
親人,男友,好友的事,國家,社會大事,還有我家的狗,路邊的流浪狗,
其他的,都不在我關心之列,
所以,我也懶得理會,懶得知道, 


像是某某跟女友分手了,某某又靠著裙帶關係升官了...,
跟我都沒啥關係(除非我是那個第三者),
我一向的態度是〝事不關己,己不操心〞, 
如果不是我關注的事,你要講就講,不講我也沒差,
不過,我很討厭有些男人明明就很想講,又裝出一副大男人不該八卦欲言又止的神情,希望妳追問他,
或是,我其實只是基於朋友立場表達關心,某些男人卻擺出一副干妳屁事妳哪根蔥我跟妳很好嗎的怪異脾氣, 
還有些男人,明明是想要針對我的男友,親人有所批評,還一副道貌岸然自以為是拯救我的態度,更甚者還叫我不要跟當事人說,老兄,你講的可是我親近的人耶,

碰到以上這樣的狀況,我就會直接說「拜託,那你不要講」或是「我辦不到」, 

我很常碰到我跟身邊的男人單純敘述某件事,但他們往往會問些事件以外的問題,
比如說,某次我對著某位客戶說「...他們總經理生病住院,所以這段時間沒辦法跟我們開會...」,
事件本身是〝該總經理最近無法跟我們開會〞,
但這位客戶老大卻用著一臉好奇好像聽到皇后的貞操有了污點的表情問我「生病?生什麼病?...」,
我心想,你乾脆去X週刊或XX日報上班算了,那麼好奇,為何不發揮在工作上多做點功課也好讓我少浪費點口水?
然後,我很直接跟他說「我沒興趣知道,不過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給你他的電話你自己打去問他」,

又比如說,某次我跟以前某位男同事提到某某的母親過逝,告知他公祭的時間地點,
他不針對我的問題回答,卻問些無關緊要的問題,OOO會不會去參加公祭?公祭的地點為什麼是設在那裡?
我還是很直接跟他說「我只負責告訴你時間地點,我會去,至於還有誰會去我不知道,你可以自己打電話問」,

煩死了,無聊,

不過有一次我踢到鐵板,而且完全不敢回嘴,
因為對象是我老爸,
老爸有次跟我講一件我早已知道的事,
我就很直接的反應「你們很八卦耶,這事我已經聽三姑媽講過了,你不用再講一次了啦」,
結果被痛罵一頓,什麼一點耐心都沒有啦,什麼我以後不想跟妳講話啦,什麼子欲養而親不待啦...,
ox*#@&%真雖,


不過有時候面對男人, 
特別是我已經認為現代的男人(我遇到的小部份男人啦)已經越來越向"中性"靠攏,
我有時會勉強自己有點耐心,
就算他對我情緒化,
我也會逼自己笑笑的不當回事繼續講話,懶得跟他一般見識,也算是顧及客戶,朋友的交情,
不過我心底自有一把尺,我也會在心裡不屑, 

除非忍無可忍,我才會冷笑著問他「先生,你月經來囉?」。 


 

創作者介紹

奶油壞蘑菇 的 異色空間

奶油壞蘑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