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文字純以個人觀點抒發,不涉及任何立場)

你要嘛,就乾脆說「老子就是色,老子就是變態」,有種點嘛,
不要表面一套,私底下還一套,
搞什麼顏射,口爆,不都是你們引領流行的嗎?
厚,還裝個屁勒,假道學,

DSC07212.jpg 

*************************************************************************************************************************


釣魚台事件就發生在我去日本前沒多久,
溫家寶發表強硬聲明更是在我出發的前一天「如果日方一意孤行,中方將進一步採取行動,因此產生的一切嚴重後果,日方承擔全部責任」,
我看到這則聲明,也心生羨慕,如果有一天我的政府,有guts也有power做出此類聲明,那真是生為人民的驕傲啊,

但是我可以體諒啦,政府也有為難之處吧,因為台灣真的是很小啊,
雖然之前劉兆玄說過「不惜一戰」,
我個人對他表達敬佩之意,但同時也瞭解,這句話大部份是說給國人聽的,
因為政府不能不表態,沉默會被大肆抨擊,而撂此等狠話則沒有國家會當真,
不會真的有戰爭,政府又不失悍衛主權的立場,撂就撂吧,
換了哪個政黨執政差不多也都是類似做法,
唉,弱國無外交,

釣魚台啊,我看三五十年內是不會解決的,
至少美國也不會讓它輕易解決,
就像台灣問題一樣,
所以,未來中日人民間的釣魚台情節,我看也是不會停息的啦,


在此內憂外患的時刻
(講得好像是勦匪抗戰一樣),
我懷抱著知識份子的滿腔熱血,用沉重的腳步踏上征日之途(廢話,血如果是冷的我就是死人啦,腳步沉重是因為我又帶NB又帶相機所以很重...),
好想帶著國旗插在日本領土上,就像我的姓楊的祖先背著國旗冒險進入四行倉庫一樣,
順便我還在背上刻著"精忠報國" ,手臂上紋著"勦日滅韓"的字,全裸進入日本海關,
最好是我真的敢,

那應該會被當成"癡漢",   喔不,   是"癡妹",被抓起來吧,
這樣恐怕為國爭口氣的舉動不成反而會變成讓國家蒙羞哩,
(在日本,癡漢是犯法,而且是希望大家都來檢舉喔,可見日本人多變態了,在台灣可不見有"檢舉變態"的海報耶,不過,我覺得要禁止此類行為,應該從日本人根本教育做起,A片的癡漢電車"系列要先禁吧?哈哈)

DSC09289.jpg


上了飛機,
我發現左手邊隔著同事坐了個日本人,前面坐了個日本人,右邊隔著走道又坐了個日本人,右斜前方坐了個日本人,左斜前方也坐了個日本人,
這時,
同事卻對著我說「Afra,我要問他釣魚台是誰的?」,
我環顧四周,我的座位前後左右全部都是日本人,
「不要衝動啊,這部飛機上應該有3/4是日本人,連空姐都有一半是日本人」我說,
「沒關係,被打死也ok」他還在繼續搞笑,
「那好吧,你有種用日文問,不要講中文」,
「ㄝ,我不會講日文的釣魚台」,
「喔,那用英文講,我教你,釣魚台是Diao-yu-tai(我把釣魚台的中文用英文腔唸)」,
「屁啦,妳以為用個英文腔唸釣魚台就是了喔」,
「唉,是真的啦,它的發音就是降子,所以你用中文講釣魚台,基本上搞不好他們是聽得懂的」,
「啊~」他傻眼,
「就算你用中文講"日本"二字,搞不好他們也知道你在講他們,不要忘了他們可是從台灣要回日本啊,所以,現在開始不要叫他們日本了,直接叫倭寇怎麼樣?」我說,
(
心裡OS:死倭寇你當時也不過是個化外民族,還要來朝貢勒,爭什麼釣魚台)

不過我當然是半開玩笑,我倒是不會非常討厭日本,比較討厭的是韓國,
因為韓國人總覺得全世界的祖先都是源自他們吧,
對啦對啦,不只是孔子,連愛因斯坦,凱薩大帝,華盛頓,林肯,歐巴馬,白馬王子,白雪公主,睡美人...的祖先都是韓國人啦,
這算是過度的自卑造成自大嗎?
小鼻子小眼睛的,果然是形容韓國人,要不是你們有整型...哼,

附註:
在國際間,中方的譯名常以其中文發音「釣魚台」而直接翻譯成Diaoyu Islands、Diaoyutai Islands、Diaoyutai、Tiaoyutai、或閩南話Tiò-hî-tó,但以Diaoyu Islands的使用率最高。日方將該島命名為「尖閣列島」,譯名則寫成Senkaku Islands。在2010年,英文傳媒報導中日糾紛時,Diaoyu Islands一字的使用率較Senkaku Islands略多一點,但大多媒體將兩字並列使用。


以前去日本,我沒有太多對"日本人"的觀察,
但隨著身邊有小孩的朋友不約而同跟我說「日本人對帶小孩的父母是不友善的,而且日本街頭也很少看到小孩」,
這次我刻意觀察後發現的確如此,
坐電車時,95%的東京人不會讓座給有小孩的父母,即使站在他前面,也都不讓,而且他們的眼神並不會落在小孩身上,甚至是空洞冷陌的穿透小孩望向不知何處,
這幾天我坐電車的次數不下40次,只有一次在近郊的站看到有人讓座,而那邊的人也稍微和善的微笑著,僅只一次,其他的39次都是這樣冷陌的氛圍,
甚至小孩發出一些咿咿呀呀的聲音時,還會有不耐煩的神色,
關於讓座這點,至少台北好多了,應該有50%的比例吧,

我在路上也是很少看到有小孩出沒,
在餐廳更不用說了,難得看到一二個小孩,而萬一小孩哭了,更是全店都投以不屑的眼光,
是怎樣?你們還不是小孩長大的,
我雖然也不喜歡小孩,但是我是會讓位的,
碰到小孩也會稍微客氣,比如說我開車看到載小孩的摩托車,他們騎得再慢,我也不會按喇叭,或故意超越他們,我會靜靜的跟在後面,
因為我覺得要給小孩一個榜樣,不要讓他們學到大人不當的行為,以免長大為非做歹,

而且日本有個怪現象,我想是跟日本男人的大男人主義有關,
我在路上碰到帶小孩的,都是媽媽,而且往往都是媽媽一人帶小孩外出,鮮少有父母一同出門帶小孩的,
就算是父母一同出門,抱小孩或推嬰兒車的也都是媽媽,
這跟台北的爸爸太不相同了,
台北的爸爸比較是新好男人,
雖然我喜歡有點大男人的男人,但關於這點是個例外,我比較喜歡會帶小孩的男人,感覺愛家,好溫柔喔,


我慢慢的開始覺得日本人是"偽君子",
就像笑傲江湖裡的岳不群,號稱「君子劍」,但骨子裡卻不是君子,
在電視節目及我接觸的日本人,通常是客氣有禮貌的,但我總覺得假假的,他們的客氣不是發自內心,
這次更加這麼覺得,
不論我在進海關,在飯店櫃檯check in,在餐廳,在店舖...,
你可以感覺他們有禮貌的招呼你,但聲音是平的,嘴巴是皮笑肉不笑的,連眼神都是冷的,
他們客氣的服務你,是因為這是工作的訓練,他們平時遇到你的客氣,是因為這是從小到大的教育,
但是是否發自內心,相信我,你絕對感覺得出來,

小的時候,
我聽說過一個故事:
有一個日本女人A,在電車上碰到拿著TAKASHIMAYA袋子的女人B,連忙站起來讓座,
B問A為什麼讓座?
A說「因為妳拿著我服務企業的袋子」,
B說「可是妳現在下班了,還穿著便服,如果妳不說,我也不知道啊」,
A說「但是我自己知道」,
我聽過類似的故事很多則,所以曾經心中對日本人的禮貌有很深的印象,
但歷史已久遠,
長大後,學會察言觀色這一套,我就開始不以為然起來,

每當碰到這些皮笑肉不笑的日本人,
我最愛對他們講英文,因為......他們的英文真的很爛,爛到一個爆漿,
當我用英文問他們時,他們偽裝的禮貌就不見了,
因為他們必須專心聽我的英文,所以在專心時,他們的偽裝就會暫時卸下,
取而代之的是羞怯,不好意思的表情,
我最愛修理假假的人了,

說到此,我想到,其實A片也是反應出他們偽君子的一種觀察,
表面上斯文有禮的日本人,AV產業卻這麼發達,
還發展出"癡漢電車""街頭素人AV自拍""火車便當"...系列,
不是很假嗎?
你要嘛,就乾脆說「老子就是色,老子就是變態」,有種點嘛,
不要表面一套,私底下還一套,
搞什麼顏射,口爆不都是你們引領流行的嗎?
厚,還裝個屁勒,假道學,

不然這樣,
釣魚台也別爭了,
不如你們在釣魚台設個AV片廠,銷售權讓給我們,大家合作多好,
提到色情,我想全世界的男人都不會想戰爭了,美國老大也會放下屠刀參一咖吧?
(本系列還有一篇是寫日本的AV產業,在此不多贅述啦)


「看著我,你可以再假一點,再假一點」去你的,
釣魚台是誰的???

 
 

創作者介紹

奶油壞蘑菇 的 異色空間

奶油壞蘑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