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2.28開站, 2.28之前為舊文
所有文章皆系本人之親朋好友真人真事經些許變造而成,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各位看官切勿對號入座,也請不要追問是否有我的故事參雜在內,因為就算是有,我也不會承認...


在職場上,我有個習慣,
在談生意的時候,不論我當時有沒有男朋友,一律都說沒有,
如果對方是女的,我會派男的員工當窗口,反過來,則派女生,
這個道理很簡單----同性相斥異性相吸,

我並不會把自己或員工的身心當籌碼,但這是讓工作較為順利的一個小手段,
特別是我已經是一個不愛應酬與交際的老闆,
很多生意場合我都缺席,也不愛social犧牲我的私人時間,
所以,這一個小小手段,應該無傷大雅吧?

我雖不愛social,但我從事的卻是需要social的行業,
雖然我極度不喜歡講場面話,但是,不可諱言的,我極有察言觀色與口才上的天份,
再加上我個性本來就是大剌剌活潑又熱情,跟男孩子一樣,
所以很容易跟陌生人交上朋友,就連第一次去吃的路邊攤老闆我也可以聊得很開心,
因此難免造成對方錯誤解讀,

不過我先聲明,
在工作上,我極為專業誠懇,言語活潑卻不輕佻,也不會有肢體上的接觸(甚至還有點潔癖),


事情是這樣的,
最近,因為某個case分別與二大企業合作,
A企業的窗口A先生是行銷最高主管,他是業務出身後來轉行銷,一張嘴很會說話,人也很聰明,是個老油條,但工作上滿專業,
B企業的窗口B先生也是行銷最高主管,他是程式設計出身後來轉行銷,不大會說話,人是老實古意,但工作上也很專業,

對我而言,通常我面對男性,也不會把對方當異性,
因為當我專注於工作時,在我眼裡對方是沒有性別,長相,外貌特徵......這些與我工作無關的畫面的(這點與自閉症症狀有點像),
我說真的,
常常一場會議下來,同事品頭論足對方時,我卻毫無印象對方的特徵,

這二位男士的外型,依我同事的毒舌(我不得不說,他們剛進來都乖得跟綿羊一樣,難道是受我影響?),是這樣的 : 
(不過我的Blog, fb,是我私人空間,無論如何我是不會讓任何與我工作上有交集的人知道的,不然我就只好把他排除在網友名單外了,所以這二位也不知道這裡),

某一天,從A企業出來,
同事「Afra, 妳有沒有注意到A臉上那顆很大的痣?」,

又某一天,從B企業出來,
同事「Afra,妳有沒有注意到B跟妳講話時總是有一口黃色的痰在他嘴裡?」,

好,這不算什麼,反正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管他有痣還是有痰,都不關老娘的事,


我和每位職場上的往來者都幾乎可以變成不錯的朋友,
也不是沒碰過對我表示好感的男人,
(我這麼聰明伶俐,熱情活潑,外型也還OK,如果說沒有,你相信嗎?)
但是他們二位漸漸的越來越奇怪,到了一種令我不舒服的境界,

A每次打電話給我發語詞都是一些五四三,我都技巧性迴避,
A「妳有沒有想我?」
我「有,正在想你那合約何時才要給我?」

A「在妳手機裡,我的名字妳是輸什麼?」
我「就A企業的A.....」


B的風格又不一樣,
他知道我都有在騎車,就約我一起騎,但因為他很噸位非常大,所以我猜他沒在運動,就很大膽的假設他騎不遠,
我「你每次都騎多遠?」
B「大概10公里」
我「厚,太遜了,我每次都騎60~80公里,等你可以再說啦」

B「妳明天有沒有空」
我「就說等你騎到60公里再說嘛」
B「不是啦,明天我們大家要去北海玩,想找妳一起去」
我「我跟車友約好要騎車耶」

我同事問我,如果他真的可以騎到60公里妳怎麼辦?
我「那我就改口說我現在興趣是衝浪,潛水,或......在家看書

A先生,一天到晚要我加他fb,我都裝死,
B先生先是跟我要MSN,我說沒再用,
現在則是一天到晚用What's app敲我,我就故意不打開,讓那個勾勾永遠處於一個勾的狀態,


同事X「Afra,妳可以想像A轉著他的痣,扯著痣上的毛跟妳說,嘿嘿嘿,Afra,我要吃了妳嗎?」邊說還邊帶動作,
同事Y「Afra,妳小心跟B接吻被他的痰嗆死」,
OMG,OMG,OMG,嚇死我,

最倒楣的是,我還幫這二個企業做橫向整合,
也就是說,以後每一場會議,AB都會同時參加,
同事們紛紛等著看好戲,
我則是暗暗叫苦,

我曾經寫過若干篇有關〝自作多情〞的文章,
請見【親愛的,我想,你真的只是會錯意!】【不要再死纏爛打啦,豬頭】【親愛的,別再自作多情啦】【我們,是什麼關係?】,

其中我寫過千百遍的一段話,讓我再寫一遍 : 
如果你對某位女人表示好感而她沒反應,那會有二種可能,一種就是她真的沒感覺到你的好感,另一種就是她其實是在裝傻,
而裝傻又分二種,一種是她對你有興趣只是在搞矜持,另一種是她對你沒興趣又不好意思直說,
如果你觀察這個女人平時伶牙利齒聰明絕頂,但她卻對你沒反應,最有可能的狀況就是她對你沒興趣,
所以同理可證,
如果你一直想要入侵我內心,而我始終在迴避你的問題,
以平常我犀利的言詞來看,
答案很明顯,
就是我真的不想回應,



同事問「如果他答應未來都跟妳合作,而且都有TVC,妳願不願意陪他出去玩玩?」,
我「馬的,我的工作是公關行銷又不是伴遊小姐,雖然我平常蠻橫了點,但是"盜亦有道"哈哈哈」,

我不想點破他們,是因為我的確有生意上的考量,
可是那不表示,我得賠上我的身心靈的自由,
如果硬要我選擇,那麼......不自由,無寧死,
套句古早黃梅調的最後一句歌詞『我們梅龍鎮守禮最嚴明 我擔心受議論  不敢留客人 還是哥哥回來再上門 再上門』,
 

另外,
小妹我跟大多數的女生有點不一樣,
我並不享受被眾星拱月的快感,也不為此沾沾自喜,
對我來說,我只需要我喜歡的人喜歡我就夠了,
其他男人喜不喜歡我,那干我屁事?


所以,不管是痣先生,痰先生,甚至是以前,未來的X先生O先生,
我一定要跟你們講一件事 :
本小姐的男人都是自己追到手的,
如果本小姐喜歡你,哪需要等你開口?
又如果本小姐遲遲未出手,
那就表示,本~小~姐~對~你~沒~興~趣,
別再自做多情了,懂不懂啊,豬頭?

 

創作者介紹

奶油壞蘑菇 的 異色空間

奶油壞蘑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