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油路被蒸烤得發燙變軟,雙腳隨時可能陷入其間,

我透過傘的下緣墨鏡上緣的空隙凝望前方,

空氣躁動讓路也隨之扭動,


汗水沿著背脊凹槽滑落,止於內褲上緣的鬆緊帶,

偶爾經過商店客人走出而打開的門享受一秒門裡的冷靜,

又隨之被熱漩渦捲入,

我的人也惶惶不安起來,


公園樹蔭下長椅上沉睡的浪人啊,

無視人來人往的紛擾,與蒼蠅的停駐,

自在的沉浸在夢鄉裡,你可夢到兒時的點點滴滴?

那些你曾擁有卻又失去的畫面是否反覆出現?


新聞說處暑到了,秋季就將來臨,

想到兒時奶奶教我的諺語「白露秋分夜,一夜冷一夜」,

我思念著每年九月的晨晚,

數十億的毛孔都張開了,呼吸著沁涼的空氣的欣喜,

每年都以為自己熬不過去,卻還是年年難過年年過,

今年以為會變成人乾,吶喊著也已撐到八月中,


塵土飛揚,我依然看不清遠方,

腦中卻幻想著你將出現,帶我走,

然後又皺著眉趕往下一個方向,

默默地告訴自己~~夏末已現,冬天還會遠嗎?


(無病亂呻吟,這種文體我沒寫過,隨便寫寫,隨便看看)

創作者介紹

奶油壞蘑菇 的 異色空間

奶油壞蘑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