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台北這個我生長茁壯的城市啊,
我又愛又恨,

我曾寫過幾篇跟台北有關的文章,
台北人和她們的速食愛情,  台北人的美麗與哀愁,  一直被幹譙的台北人,  台北的名產.........(其他請自己在我部落格內搜尋"台北"二字就會跳出一堆了)


這一二年,我突然認識了許多外縣市的新朋友,或是從外縣市來台北打拼的新朋友,
從他們身上,我才訝異的發現,原來"好朋友"是可以這樣子的.........


說真的,
我們都習慣了冷漠,
即使是以好朋友相稱,
我們的聯絡也僅只於偶爾,僅止於浮光掠影的關心,
白天不聯絡,因為大家上班都忙哪有時間講廢話,
晚上不聯絡,因為大家尊重彼此都有各自的家庭生活不想要被打擾,
假日不聯絡,因為大家都知道彼此有各自的私生活不適合干擾,
偶爾,就真的只是偶爾,


誰失戀了誰工作不順,頂多約大家出來喝杯酒,或一對一找個人哭訴一番,
我們都知道遊戲規則,
當事人不用講述詳細內容,在場的人也不用多問只管陪喝,
而約大家哭訴也僅只於一次,好吧,最多二次,
因為台北人是很忙的,大家都有很複雜沉重的生活要過,誰有那個耐心聽你重覆同樣的話題?
好朋友也一樣,大家肯出來這一二次,不就是衝著"好朋友"這三個字嗎?

工作上我們會互相幫忙嗎?
會,但彼此也僅只於牽個線,頂多給好朋友一個機會參與比稿,但不保證採用,
也就是說,牽線後彼此一樣公事公辦,
為什麼?大家不是好朋友嗎?
不,因為我們都是職場菁英啊,怎麼可以以私妨公?
不要說牽線的人不願,被牽的人也不屑,


台北人真的是很冷漠的,
有情有義不是台北的產物,不是首都的產物,不是網路密集區的產物,
新認識的朋友,是不容易被真心接納的,
有的頂多是應酬的笑容與客套的場面話,
人與人之間好像設了一道無形的屏障,把你我區隔開來,
曾幾何時,我們那份亞熱帶民族的熱情已經找不到了?
台北人的笑容,是裝飾用的,非必要,不會輕易示人,


我已經算是比較跳脫台北人的習性的一個女子了,
我還算有情有義,可以為朋友二肋插刀,
但我也習慣了偽裝,
把自己偽裝得很強,絕不輕易卸下心防,
我已經習慣把自己當強人,拒絕多餘的關心,
也不想浪費時間去回答去解釋我私人的問題,
因為我搞不清楚,那問題,是否有真心的成份?
或是關心對我的能力來說是一種汙辱,

所以我的fb分成跟朋友的帳號和沒有實際認識的人的帳號,
跟朋友的版裡,我是無法講真心話的,我的脆弱面只能隱藏,
唯有在沒有認識的人的版裡,我才可以痛痛快快一吐心聲,
把情緒發洩在有朋友的版上,我會擔心,浪費朋友的時間去關心自己?也會擔心,萬一沒有朋友付出他的關心的落寞,
所以有時候,我寧可選擇一個誰都不認識我的地方發洩,沒有期待,就不會有落寞了,


常聽到外縣市的人說到台北人的冷漠,與他們在台北打拼的寂寞,
我雖然是個道地的台北人,
但我卻時常在台北感到離鄉背井,在台北感到寂寞,
可是不同於外縣市的朋友的是,
他們有家鄉可以回去,而我的家鄉就在台北,我應該要回哪去?


我和朋友們,都是以這樣的模式在相處著,
久久聯絡一次,
久到每一次的聯絡都是某一位朋友有一段大的變動,彼此趁此機會update大家,
我們都怕關係太近了,會破壞一種平衡,一種冷漠與熟稔間的平衡,
所以我很早就習慣了一個人的自在,
也享受與朋友間的疏離,
一個人騎車,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開車去郊外散心,一個人看展覽,一個人喝咖啡.........

而悲哀的是,
我們大多數人,連這樣關係淡漠的好朋友也不多.........


創作者介紹

奶油壞蘑菇 的 異色空間

奶油壞蘑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