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2.28開站, 2.28之前為舊文
所有文章皆系本人之親朋好友真人真事經些許變造而成,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各位看官切勿對號入座,也請不要追問是否有我的故事參雜在內,因為就算是有,我也不會承認...


千金小姐我想破頭也想不到我會有開始〝主動〞跑步的一天,
回想托兒所、幼稚園、國小、國中、高中、大學,
100公尺短跑,我永遠是接近20秒(一般同學都是11~13秒),
大隊接力,如果只需要30人,我一定是被排第31名,就是候補啦,
我既跑不快、也跑不遠、也不想跑,

誰想到,最近在好友帶動下,我也開始跑步了,還笑想參加明年日本名古屋女子馬拉松,
更迫不及待報名了NIKE女生運動節迷你馬拉松,
不但如此,還昭告天下,
這下不跑也不行了,本小姐丟不起這個臉,

所以每週都會跑個3~4天,
每次依身體狀況距離不同,
從1K、2K、3K不斷往上加,最近可以累計到10K,但常常有倒退回2.3K的狀況,
也就是說,我是個狀況極不穩定的跑者,

話說今天為何挑戰河濱公園呢?
因為平常都在運動場跑,跑道是橡膠材質,頗有彈性,而路跑是在柏油路上,我想跑起來的感覺一定與運動場大大不同,
所以今日打算來個實戰測試,從大稻埕沿河濱打算跑回中和,

每一次跑步,本小姐都想像著我可以跑10K、20K,甚至42K,但常常是1K、2K後開始意志薄弱想要停下來,
所以由此推論,我的幻想功力應該大過實際能力,算是個夢想家吧?
(本來週末打算去跑日月潭一周33K,以我幻想的功力,應該已經可以跑馬拉松了,環潭一周根本不算什麼><)

基於平常騎車的估計(騎車本小姐是真的可以騎80~100K),從大稻埕回中和的距離頂多10K,對我這個〝長跑健將〞來說應該沒什麼吧?
所以,我用著烈士的精神,伴隨著雨絲,大有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悲壯,淋著雨跑了起來,

跑著跑著,我就遇到了〝撞牆期〞,人家的撞牆期都是在2、30公里,我才跑了2、3公里,
這撞牆期,還真的讓我想撞牆,
然後我的意志力開始與我的體能狀態拔河,
勉強撐到4K,我打算停下來,找個水門出去叫小黃回家,

終於,看到光復橋,我好不容易爬上很多階的樓梯,上到橋上,
一邊通往台北市,一邊通往新北市,我左看右看不知道中和在哪一邊,
剛好一位北北走過來,
我「北北,請問哪一邊是新北市?」
北北「妳要去哪裡?」
我「我要去中和」
北北「這條是光復橋,這邊是通到板橋不是中和啦,妳離中和還遠得很」
我(心中OS:挖栽啦,我就是想叫小黃,管他哪條橋,就算是屏東跨海大橋我都要叫小黃)
北北「來來來,妳跟我下去,我教妳走」
我(心中暗暗叫苦,我才剛從橋下爬好多階上來的耶,但又不好違逆北北的意思,只好又乖乖走下去,誰叫我要抓一個北北問)

走下橋,北北很熱心的指引我走法,一講講了五分鐘,
我「北北,我知道啦,我一天到晚騎車都走這條」
北北還是講個沒完,
我(心中OS:北北,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北北還是講個沒完,
我趕快道謝,一直道謝,雖然很想坐小黃,但是此刻卻很想趕快跑走,
北北「妳不要跑下面的自行車道,妳跑上面這裡,這裡風景比下面美,我保證妳這輩子沒看會遺憾啦」
我(心中OS:不過就是高度差個一公尺的小徑,平視與45度角俯視的差別,到底是美在哪裡啦,而且其他湖啊、海啊、山啊都比這裡美啦,是遺憾什麼啦?)
北北「跑這邊跑這邊,妳看是不是很美?」

北北一直堅持要我跑上面,我看著沒有鋪過柏油的小徑上一片爛泥,心中長嘆一聲〝真是天亡我也〞
北北「記得到了華中橋,不要下去走平面,要往上爬階梯才會到橋上......」
我還是一直道謝,但北北還是一直講,話都一直重複,
最後,我邊道謝邊往前跑,不知哪來的體力,就是趕快落跑,
北北還是在我背後一直講個沒停,我只好邊跑邊回頭謝謝,
終於,脫離北北的視線範圍,我不禁呼了一口氣,

然後,我又開始陷入跑與不跑的糾結,
但錯過了光復橋,接下來的出口就是華中橋,那,我不就是到中和了嗎?
跑著跑著我終於到了華中橋,面臨抉擇,往下走平面就可以到萬大路坐小黃,往上走階梯就上到華中橋,走華中橋到底就是中和,
我正猶豫著,突然聽到熟悉的聲音,北北,竟然在我背後 出 現 了,
媽呀,我大驚,北北也太神出鬼沒了吧
北北「不要走下面,走上面走上面」
我沒轍,只好走橋上,邊走,我用斜眼偷看北北,他還很熱心地跟著我,比手畫腳的指揮,
我只好越過長長的華中橋到了中和,

我竟然,是在北北的督促下被逼著跑到中和,
.............................謝謝北北啦!

創作者介紹

奶油壞蘑菇 的 異色空間

奶油壞蘑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二分之一
  • 年紀一大把的人甚麼沒有
    就那種不知道哪裡囤積出來的熱誠最多
    不過你不願意逆長者的態度很值得學習啊
    話說也許那位北北也在肖想你...

    有幾次我在路邊向人問路,有過類似經驗
    每當見對方表達能力口齒不清、語焉不詳
    卻又基於是我主動向對方探詢的立場
    明知道那傢伙報給我的路線明顯是有問題的
    我還是要硬著頭皮往對方手指著的方向走去
    並且臉上要堆滿笑容、滿懷感激
    即使心理是幾百個不願意
    也要等自己離開了對方的視線外後
    再又回過頭去找下一個路人問路
    並暗自祈禱這一次碰上的會是個頭腦清楚點的

    有趣的地方在於
    我雖然經常不卻定正確的路線是往哪裡走
    卻總是能夠很篤定哪一條是錯誤的路線


  • ^^

    奶油壞蘑菇 於 2013/05/13 10:2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