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是狐狸精,這樣的勾引應該是稀鬆平常,
問題是,我自認是個良家婦女...

雖然我有記憶以來,
對騷娘們,紅杏出牆,水性楊花...這類字眼比較有認同感,
但基本上,我應該仍然算良家婦女吧?

從交男友開始,大約80%的男友都是我自己追到手的,
為什麼不是被追呢?
不是我喜歡掌握主動權,也不是我不喜歡享受被追的快樂,
而是個性使然,
因為活潑的我,特別熱愛悶騷型的男人,
但也因為悶騷型的男人,大多是〝有色無膽〞〝愛我在心口難開〞,
所以逼得老娘要親自出手, 

我喜歡使用的方式是〝從哥兒們做起〞,
這是一種煮青蛙理論,把青蛙放在冷水裡,然後慢慢加溫,青蛙就不太會有熱的感覺,
但是如果一開始就把青蛙放在熱水裡,它一開始就會覺得燙而一直跳,
所以呢,為了要使他卸下心房,然後攻其不備,我必須要先以哥兒們的姿態接近他,
卻也不能忘了適時展現女人味,以免過了頭,他真的把我當成兄弟,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我的每次勾引,都有那麼點搞笑的成份在裡面,
害我有點遺憾,

話說某一任男友,超級悶騷,以前在外商公司時每次只要女生穿得露一點上台簡報,他就會低頭看資料,正眼也不看她(問題是碰到檳榔西施或海灘辣妹又目不轉睛),
甚至在休息時間,還會跑去跟那枚女生說,要她把衣服扣起來(不過那位女生也的確穿太低,在低頭簡報時,整顆球都要掉出來哩),而忽略同會議室其他男生惡狠狠的眼光,

類似的事,我也踢過他的鐵板,
曾經有一次我嚐試勾引他,在他座位前談公事,順便讓一邊的細肩帶順勢滑下肩膀,誰料到他竟然眼睛直視電腦螢幕,連看都不看我苦心露出的白晰肩膀一眼,
這時,電影龍門客棧老闆娘的台詞不禁浮現我的腦海「凡是不正眼看我金鑲玉的,就不是男人」,真是於我心有戚戚焉,
於是乎,老娘心底暗想,越得不到,我就越要弄到手,
既然這招不夠看,我就換個更狠的,

我開始不動聲色約他逛夜市,打電動,討論公事...,越平凡的活動越可以見到我們,
因為知道他喜歡刻苦耐勞勤儉持家的女性,我還特別在他面前搬東搬西,穿著普通,言語中不斷強調自己努力奮發向上的意志,完全把自己當菲傭看待,用勞碌命來吸引他?

終於,在那年即將來到的一月一日,我成功說服他去台東看日初,
行程由我安排,我們玩三天二夜,
去之前,我安排第一夜住雙人房,也就是一人 一大床,但不敢挑太貴的飯店以免我經營多時刻勤刻儉的形象功虧一簣,
而第二夜,我更是以省錢為由,說服他反正要看日出只能睡幾小時,訂雙人房不划算,大家都是正人君子,不會怎樣叭拉叭拉一堆,不如大家將就點共睡一大床,他也傻傻的答應了(還是裝傻?),最後我成功的只訂單人房(一張大床),

第一夜,我按兵不動,只是有意無意在他面前將濕頭髮慢慢的慢慢的吹乾(這是洗髮精廣告看太多了吧),並且不斷變換各種誘人的姿勢(自以為誘人的姿勢?),不過也僅此而已,所以相安無事渡過當晚,
第二夜,我在入住前,還特別打電話給這家飯店確認我訂的〝真的〞只有一大床(並且跟飯店說千萬只要給我一大床),飯店一再告訴我他們每間房都訂滿了就算我想要二大床也沒有,
我還以為可以放心了,心中還計劃當晚色誘劇情,可是等到我們進門後,我當場傻眼,它它它竟然有二張床,一大一小,
我心裡暗叫不妙,只怕好事快玩完了,
急中生智,趕快把我們的行李啦,髒衣服啦都往那張小床上丟,還故意翻倒水在小床上,造成既定無法挽回的事實,
最後,我們當然就只好同睡大床,

等到二人梳洗完畢,躺上床關了燈聊天,聊著聊著我就翻身從仰睡變成側睡,且面向著他,
邊閒聊邊跟他說,女人的身材線條和男人的線條是不一樣,拉他的手很哥兒們的叫他試試,這樣一開始......,當晚就變成男女朋友了,細節不再詳述,以免壞了良家婦女的形象,

只是,諸如此類的事一再發生,很多任男友都是一樣的發展模式,追求,牽手,接吻,都是由我主動,這也未免太慘絕人寰了吧,
讓我不禁感嘆,難道我真的無法擁有可歌可泣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嗎?難道我的愛情故事都要有點耍寶嗎?

不過,我還是要說,有心儀的男人,還是不要搞矜持,像我以上說的那位男友,在我追他的同時,還有另一位女同事也在追他,
但是,她敗就敗在女人的矜持,結果被我先馳得點,
而我很多的情敵,也都敗在矜持上,痛失大好機會,

其實我覺得,何必矜持呢?
如果妳愛一個人,卻不讓他知道,最後妳什麼也沒有,如果去嚐試,至少有一半機會,
而主動,不是叫妳大膽示愛,而是製造一個讓他被感動的機會,讓他點頭的機會,讓他愛上你的機會,
如果他不喜歡妳,妳也不至於丟臉,大可以說「先生,你搞錯我的意思了吧,我只是把你當朋友耶」,然後反將他一軍,搞得好像他在自做多情似的,
一切都要進可攻退可守,
但是千萬不要什麼都不做,那樣就一切都沒有,

畢竟機會是留給有行動的人啊!!!

 

奶油壞蘑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