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2.28開站, 2.28之前為舊文
所有文章皆系本人之親朋好友真人真事經些許變造而成,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各位看官切勿對號入座,也請不要追問是否有我的故事參雜在內,因為就算是有,我也不會承認...


怪不得,
怪不得我這診間門外此起彼落的咳嗽聲,
媽呀,
除了可能是H1N1,還有可能是肺結核這類的傳染病吧?
頓時害我坐立難安起來,
怕不但得了H1N1,還順便附贈一個肺結核,
************************************************************************************************************************


多年前的SARS,人人聞之色變,那時坐捷運,搭公車,進電梯,95%的人都戴口罩,去各大企業開會,還不能長驅直入到他們的辦公室裡,都要坐在辦公室外的臨時克難小圓桌開,
我記得貪生怕死的我(大概是男友太多,不想太早死),買了一堆防禦用品,N95口罩(親戚還從美國寄回N99口罩),漂白水,蜂膠,乾洗手,酒精...,

最近的H1N1,新聞也一樣報得如火如荼,但是坐捷運,搭公車,進電梯不戴口罩的多達95%,去各大企業開會,完全正常,完全沒有任何防禦措施,頂多頂多,在一樓量個體溫噴個酒精洗手,可是如果是開車停該大樓地下室,卻可以不經一樓測量體溫直接搭電梯上樓,完全漏洞百出,

因此,H1N1讓我完全不以為意,
但是上上週,一趟宜蘭行卻使我突然意識到H1N1起來,

九月的台灣白天還是好熱,宜蘭好像又更熱,
我去到統傳藝術中心(以下簡稱傳藝),戶外都是白花花的陽光,就算撐傘,水泥地上的反光也一樣會把我曬黑的程度,
這麼大熱天,偏偏傳藝還是一大堆的人,
傳藝的所有室內吃的店或小吃街都擠滿了人,冷氣有跟沒有一樣,
我勉強在星巴克二樓找到二個位子,與友人各叫一杯大冰砂就猛灌,
灌完,我忽然打了個冷顫,心知不妙,
果然,回到家就開始頭痛不舒服起來,

平常頭好壯壯的我,自認在運動的加持下是不容易感冒的,
因此那天不舒服,讓我頗為詫異,
開始魔由心生,想到該不會是被星巴克那一堆來來去去的人給傳染到H1N1吧?
一直以來,我都抱著"置個人生死於肚外,以親人福利為己任"的想法,
所以我擔心的是傳染給身邊的人,
不敢跑去一般小診所,想說去個大醫院,檢查H1N1比較準吧,
就忙不迭的跑去臺安醫院,

到了醫院,我沒忘記要戴上口罩,
怕傳染別人,也怕被別人傳染,
進醫院門前,我忐忑不安,怕在門口就因體溫過高被攔下來,
那麼得H1N1事小,被新聞報導出來事大,
沒想到,偌大的臺安,竟然門口沒有設體溫篩檢站,
任所有有病的沒病的自由進出,

我直奔掛號處,
跟小姐說要掛內科,
小姐問我「妳是要看什麼症狀?」,
我左顧右盼一番後,很小聲的,怕引起四周人恐慌的說「有點小感冒」,
小姐幫我掛好號,我看了一下是XXX醫師,30號,
就直接到診療室外等候,

臺安醫院的規劃是所有內科都在同一區,
等候區都是人,
80%都戴著口罩,
我到時,我的診間號碼才顯示1號,我還想說,沒關係,不就是內科嗎?醫生聽聽問問開開藥就好了吧?
眼看著其他內科門診號碼一個接一個飛快過去,
但是我的診間卻二十分鐘半個小時才跳一個號碼,
二個小時過去,才到8號,馬的,我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
這時我仔細看了其他診間的內科牌子下方,
還有一個sub的科別,原來內科還細分為胃腸肝膽內科,腦脊髓神經內科,心臟內科...等等,
我掛的內科,則是胸腔內科,

怪不得,
怪不得我這診間門外此起彼落的咳嗽聲,
媽呀,
除了可能是H1N1,還有可能是肺結核這類的傳染病吧?
頓時害我坐立難安起來,
怕不但得了H1N1,還順便附贈一個肺結核,

等著等著,眼看已經等了四個小時,才到18號,馬的,我是30號,照這樣推算,我是要等到晚上八點嗎?
如果我真的得到H1N1,等輪到我的時候,就可以直接推進太平間了吧?
我越來越不耐煩,多次跑去問護士為何號碼都不動?
第四次我正準備再敲門問她時,
突然發現診療室外貼著的預約看診人的名單的紙上寫著紅紅的一串字,
走近一看,上面寫著"醫生看診仔細,請耐心等候",
說實在的,我看了之後真是感到哭笑不得,
當時有股衝動,真想一走了之,就算得H1N1也沒關係,

然後我還是走進診間,只見另一人也同樣走進診間詢問進度,
護士這時指著我對著那人說「這位小姐從1號就到了,已經等了四個多小時,你這不算什麼啦」,
一副我很有耐心的樣子,害我不好意思起來,質問的氣味整個變弱,
只好摸摸鼻子再走出去坐著,

又過了一個多小時,號碼才到22號,正當我真的想起身走人之際,
突然我聽到護士喊我名字,
我走進診間,她竟然大發慈悲跟我說看我等那麼久,先讓我看,
害我差點沒下跪吻她的腳,

然後醫生開始看診,我就大概形容了一下我的症狀,
醫生說「喔,感冒而已啦,如果你是H1N1,早就發燒了」,
可是,醫生大人從頭到尾沒幫我量過體溫,他如何得知我沒發燒?
我就只好說可是我沒量體溫耶,他才請護士幫我量,
一量,體溫是37.8度,這......不就是發燒嗎?
醫生還是輕描淡寫的說「喔,有點發燒,但是你如果是H1N1,已經燒很高了,吃個藥就好了」,
可是,發高燒不也是從小燒慢慢燒上去的嗎?他怎麼知道我不會燒上去?

不過,其實我也不想上新聞頭條,既然醫生大人說我沒有,那就沒有好了,基本上,我也只是來看心安的,
出了醫院,看看錶,已經是六點多了,
我在醫院,待了整整六個小時,卻只看了五分鐘,得到一個模稜兩可的結論,
唉,

但是那幾天,我開始杯弓蛇影起來,
不僅出門戴口罩,怕萬一我真的是H1N1,傳給其他人就不好了,搞不好會揹上個意圖謀殺的罪哩,而且我也怕自己抵抗力弱,再次被傳染,
車上隨便有人打個噴嚏,我也嚇得半死,
那幾天有一次我坐捷運,有一位仁兄,一直狂咳,還不掩口鼻,我當場站起來走到隔壁車廂,
但看看其他人也是一副害怕狀,卻仍然面帶菜色站在原地,這是台灣人的不好意思心態作祟嗎?還是我太不給他面子?
不管坐公車,搭捷運,我也變成那5%戴口罩的人,大部份的人看到我,大概都覺得我太過緊張兮兮,
不過我還是懶得理會他人眼光,依舊我行我素的,
直到我感冒好為止,


說實在的,因為我會活到93歲(請見
因為太準  讓我從此不再算命一文),所以我毫不在意的揮霍我的健康,完全不怕死,
再加上我的身體真的不錯,從小到大健康得很,連睡落枕都沒有過,還可以頭下腳上脖子再彎成90度的睡一整夜沒事,
每天只睡四小時精神還是好得很,感冒也一二天就痊癒,
(因此當某一次我真的有點脖子扭到我還嚇得半死以為是腦癌去榮總掛急診被醫生笑到死)
所以對於這些疾病我好像都不是很care,

於是,這次就成為我到目前為止與傳染性疾病距離最近的一次啦!

創作者介紹

奶油壞蘑菇 的 異色空間

奶油壞蘑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justcool
  • 看完了我整個不知道該說啥好
    只能說妳運氣不好
    記得!下次去台大醫院看吧
    那邊的醫生超多的
    而且也是看得很仔細
    不用等這麼久
  • 台大,我很多親朋好友在那有慘痛教訓,所以我個人不去台大的,
    我還是推崇台安和榮總

    奶油壞蘑菇 於 2009/10/05 20:41 回覆

  • skyfishs
  • 可以活到93歲的版主大人,應該沒問題的。
    不過這一篇故事還蠻多內心掙扎與旁白戲的,寫得真好~
  • 我倒是覺得還好

    奶油壞蘑菇 於 2009/10/05 20:42 回覆

  • Morganwu
  • 我外甥在桃園中壢國中就得到H1N1 不過已經好了
    發現到早治療就沒事了

    93歲....
    (活那ㄇ長命你不擔心嘛?到時親朋好友都走了 你還存在?)

    我有70就不錯了 再過40年啊(抬頭看天想著40年~)
  • 我在"因為太準..."一文中不是寫過我的感想ㄌ嗎

    奶油壞蘑菇 於 2009/10/07 10:4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