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2.28開站, 2.28之前為舊文
所有文章皆系本人之親朋好友真人真事經些許變造而成,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各位看官切勿對號入座,也請不要追問是否有我的故事參雜在內,因為就算是有,我也不會承認...


不要覺得我咄咄逼人,不要覺得我殘忍,這就是職場,這就是戰場,
我在工作上,的確很機車我承認,反應快了點,嘴巴賤了點,心狠了點,
大餅就一塊,大家都要分食,誰多誰少全靠廝殺,心軟,就是把它拱手讓人把它瓜分,也就是對自己的credit殘忍,對不起客戶的交付,
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不就是從古至今的不滅定律嗎?
************************************************************************************************************************



自從離開那間操死人又內鬥得厲害的外商公司後,
因為自己做公關公司,一下從客戶落入凡間變anency,免不了要為五斗米小折腰,
所以我以為我從該外商公司學到的"一身本事",已經通通還回去了,
而且隨著年紀慢慢成長,個性也變得比較成熟,喜歡world peace,
我的伶牙利齒,也懂得稍微包裝了,懂得同樣的話,要換個方式說出,懂得即使罵人,也要面帶微笑不帶髒字,
只不過,昨天一場會議,讓我倏然一驚:
原來,母老虎只是暫時睡著了,而不是掛了,遇到爛咖,她還是會醒來的,


因為事涉機密,我不透露該電影公司與該片名,事件與對話也經過些許變造,以免有人對號入座,
事情是這樣的:
該公司要上映某國片,找我幫他們做行銷,但是,這間企業有個同行毛遂自薦要幫忙,所以變成該企業對我的窗口,
問題是,當我第一次跟他開會不到半小時,我就知道他對這個產業的行銷方式並不專業,

在工作上,我喜歡與高手過招,就像武俠小說一樣,對方若是個高手,拼鬥個幾百回合,就算最後不敵敗陣,也覺得死而無憾,因為是死在高手的手中,當然如果打敗他,更是令我功力升級,
但是若遇到肉腳,三兩下就被我打死了,實在沒有快感,也覺得浪費我的口水跟精力,

這樣說吧,
1.他年紀比我大,做這個產業也比我久,但問題是他都做國片,我則99%做好萊塢片,可是,現今的環境明明還是以外片為主,而賣得好的也大部份都是外片,
2.他到現在還在用舊思維來行銷,別說現在不適合,以前也沒看過有好的成績,
3.他自己經營這個產業的公司,卻經營不善而關門大吉,
4.他並沒有行銷經驗,也沒有公關廣告經驗,也沒有媒體經驗,而我則以上皆有

而這部片,依據我的經驗,和現在市場狀況,它並不好推,接受度也不高,且行銷預算很低,

基於與人為善,頭幾次我還是按耐住性子跟他周旋,
可是,他實在太剛愎自用聽不進去人家的建議,
所以,一開始我雖然語氣緩和,但是其實聰明點的人已經知道我在挖苦他了,
姑且用Allan(名字已經過變造)來稱呼他吧,

Allan: 「Afra,我覺得我們對這部片要有熱情...」
我:「我同意,但是你還是得認清現實環境狀況,我們自己的行銷預算,現在這類片的市場行情...」,
Allan: 「可是我覺得它的質感很好,我們就是要先愛它才能行銷...」,
我:「但是這不是戀愛,我不需要跟你證明我愛它,我只需要做好它,有票房就是我愛的證明」我心裡想的是,你青少年啊,還愛不愛勒,放你媽的屁,少跟老娘來這套,
.........中間持續跟我盧一堆有關他有沒有熱情,我有沒有熱情這類的話,

最後,我終於忍不住了,問他,
我: 「Allan,你以前是做創意的嗎?」,
Allan:「對啊...」,
我: 「我知道,做創意的腦袋結構和做行銷的腦袋結構本來就不同,創意的確需要大量的熱情,如果你今天是創意人員,我ok,問題是,Allan,你現在的工作內容,是行銷,不是創意...」,
Allan: 「我是在做行銷啊,但行銷也需要熱情...」,
我: 「行銷需要熱情,但也需要冷靜,依照你的熱情,大概需要十倍預算,而消費者還不一定買單,還有影城願不願意做?片商願不願意推?重點是,客戶不是花錢來讓你燃燒熱情的
我: 「而且,不要再跟我說熱情這個東西,再好的商品,也要賣得出去,賣不出去,就是nothing,因為現在是血淋淋的現實環境,所以,寶貝,光是你愛它是不夠的,還要消費者愛好嗎?」,


顯然,我說服不了他,於是,我幫他約了發片商,在會議中,我一言不發,讓他儘量闡述他的"熱情說"理念,果不其然,發片商的說法與我完全一致,還把他的理論貶得更低,
離開會議後,他面帶菜色,我則心中竊笑:這招果然有用,
於是他問我: 「那現在怎麼辦?」
我面無表情的回他: 「那就實際點啊」,

回到辦公室,我立刻寫了案子,包括time table,行銷方式,人力分配...,
而他,一直在"思考",而且已經"思考"了三個月,


連續幾次的開會,他都乖乖閉嘴,我以為他終於瞭解了,光有熱情是不夠的,

但是昨天,我一整個被惹怒,
當我把所有檔案提完,問他有沒有問題(客戶→他老闆也在場),
他提出他的想法,

Allan: 「我覺得我們還要多一種方向,那就是去宣傳這部片的導演,讓所有媒體去採訪...」,
我不同意,所以和他開始"溝通"了起來,中間已經有很多對話,

我: 「Allan,所有的產品,不僅僅是電影,包括消費品,通路等等,都是先紅了產品,媒體才會去關注產品背後的創造者...」,
Allan: 「我不覺得,我們可以告訴消費者這個導演有多厲害...」,
我: 「寶貝,舉例來說,海角七號也是先紅了,大家才注意到魏導,然後開始注意到魏導的下一部片賽得克巴萊,雅虎也是先紅了,大家才注意到楊致遠,香奈兒也是香水先紅了,媒體才會去採訪香奈兒小姐,現在才會拍她的電影....所有企業都是先做大,媒體才會去報導它的CEO...」我叭啦叭啦連舉十幾個例子,
我: 「如果這部片的導演已經是知名的,那我沒意見,問題是,這部片是他的第一部片,根本沒人知道他,為什麼你覺得媒體會有興趣採訪?為什麼你又覺得短短二個月可以捧紅他?又為什麼你覺得消費者會因為他這個人而去看這部片?又不是詹姆士斯柯麥隆,史蒂芬史匹伯,李安,侯孝賢,但即使是他們,也都是拍的片有票房了,才有媒體的關注,沒有人是在有票房前先被訪問的吧?要不然,你先安排你自己接受專訪,說你打算拍部什麼片試試看」當然,最後一句是我在損他,

Allan: 「魏導在海角七號上映前我們就知道了...」他邊說還邊給我搖頭,
他不搖還好,一搖我火整個上來,決定把他打趴,
我: 「抱歉.那是電影圈知道,不是普羅大眾知道,不然你去做個市調,問消費者,他知道魏導是在海角七號前還是後...請你給我具體化的數字,告訴我比例有多高,怎麼樣?」,

Allan: 「但是我覺得這個跟你的計劃並不衝突...」,
我: 「先不論衝不衝突,是策略問題,你看哪部電影是在打電影公司,而不是電影本身,請問消費者是看阿凡達還是看福斯?如果阿凡達不是福斯出品的,難道消費者就不看了嗎?或是只要是福斯出品即使是爛片消費者也會因為它叫福斯出品而去看嗎?如果是的話,福斯每部片的票房就都全數領先了,也不會有上不到三週就下片的電影了不是嗎?」,
我: 「還有,這也跟我的策略衝突,因為預算有限,人力有限,資源有限,就算媒體肯報導演,那它還會再報一次我們的電影嗎?你有能力做到那就太好了,不過,你能保證嗎?還是你也不確定?」

Allan: 「你不能拿外片的經驗來操作國片」,
我: 「你口口聲說愛這部片,你卻貶低它的價值,而我是抬高它的價值,把它當同屬性的外片票房第一名的片子來看待,我不用這種規格操作它,難道要把它用以往國片的作法來做嗎?艋舺也是用同樣的方式操作的」,

我: 「還有,你不同意也沒關係,但是你告訴我,你操作過什麼成功的片子?我告訴你,我手上操做過成功的案子恐怕你的腦容量也裝不下,你要來跟我講我的方式不行?呵呵」我冷笑,
他不再說話,只是大搖其頭,

既然你搖頭,那麼就是詞窮,既然詞窮又不認輸,那我就給你死,
我: 「還有,我寫了那麼多的檔案,你只是動動嘴巴給些建議,你並不是來當"顧問"的,你是來做執行的,如果你真的覺得你的idea好,寫出來嘛,不要光說不練,寫個案子來看看哪,是吧,寶貝?」
我保證,我的臉上掛著些許微笑,但語氣絕對把他搞毛,

我: 「另外呢,我們從說要請你建各大社群網站到現在,已經二三個月了吧?影子在哪裡?還是我看不過去建了face book,恐怕你都不會用這些部落格吧?如果這麼先進的行銷管道你都不會用,那麼你要跟我說你懂行銷,請問立基點在哪?」,
我: 「先生,我知道你很認真,但這年頭可不是認真的男人就最帥ㄡ,我記得我剛出社會時,我們總經理跟我們大家說,一個人光是認真對公司是沒有幫助的,無效的認真不能幫公司帶來利益,還有,他還說,光有"苦勞"對公司也一樣沒有助益,要有"功勞"對公司才有幫助,你才是公司要的人,所以先生,我把這句我剛出社會就懂的話送給你」我暗諷他的程度還不如剛出社會當時的我,

我: 「我不是只做電影行銷,我還做各大消費品的行銷,而且都是一線品牌,所以我懂行銷,還有我也做公關,所以我知道媒體的喜好及操作方式,而我以前也做過媒體,我知道媒體在想什麼,它要平衡報導,不可能同一產品報很多次,而且有那麼多品牌要報,版面又有限,更何況如果是電視台要出機你以為是你家開的可以一直出機啊?你要把這一次的報導機會用來做導演專訪也可以,那你給我保證它還會再報導電影,如何?」,
Allan: 「我不同意」
我: 「你不同意沒關係,這樣吧,你就照你的想法做,我做已經被你老闆同意的這一套,然後我們拭目以待嘛,或是我們先邀約一兩家媒體,直接問他們嘛,這樣不是立刻知道答案?」,
我:「還有,經驗不是光靠嘴巴講的,我攤出來給你看我的成績,我漂亮的戰績,你攤出你的嘛,怎麼樣?寶貝」ㄟ,對,我知道他沒有,所以我存心修理他,
我: 「甚至於,你連票房在哪看,怎麼計算你都要問我,那麼,你要我怎麼看待你的經驗?」,

我: 「還有,請問你在做這部電影之前你認識我嗎?」我設了個小陷阱等他跳,
Allan:「你是誰?我怎麼可能會認識你」,
哈,中獎,
我: 「那我告訴你,我是XX公司的公關兼發言人,我被媒體訪問的次數不計其數,我的名字在媒體上出現也好幾百次,如果這樣你都不認識我,那麼,你憑什麼會認為短短二個月全國觀眾都會知道這位目前只被報過一二次的導演?」
我: 「還有,我接受媒體訪問,是在介紹產品,請問消費者是衝著我Afra這個人來買產品嗎?還是因為我介紹的企業和產品本身?」

他問客戶同意誰,客戶說他同意我,
他很不屑的樣子,
我: 「你也不用不服,這樣說吧,你也有公司,我也有公司,但是你已經收掉了,如果你的行銷方式是正確的,那麼現在存活的就是你而不是我了」爽,

結束前,客戶問,那工作分配,特別是置入由誰負責,
我一整個大興奮,因為說實話,這部片真的很棘手,行銷預算又低,我乾脆整整他,於是惡向膽邊生,建議,
我: 「這樣吧,我知道Allan很厲害,這個節目置入交給他,我相信以他的能力,絕對可以談到不花錢的置入,Allan,就靠你囉」我將他一軍,因為我賭他絕對做不到,

其實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的個性是不好戰,但是卻也不畏戰,
我喜歡就事論事,不喜歡做"感覺"上的辯論,
希望是有依據來進行討論,不論是數字或報告或任何分析結果,
如果對方態度佳,即使sense不好,我也可以好好溝通,
但是如果對方流於意氣之爭,又提不出合理的論調,
那麼,我羞辱他難道會害怕詞窮嗎?
畢竟,我也是從一個必須鬥爭,血流成河的企業活著走出來的,


整個對話大至是如此,不過我最開心的不是修理這個傢伙,
我一直以為我的功力隨著離開外商已經弱掉了,還很擔心萬一哪天回去做客戶,面對鬥爭會招架不住,現在看來,我依然功力未減,
而且,我發現,我就像隻豹一樣,依然噬血!
(請見我2007.9寫的
噬血的我嚮往殺戮戰場、2009.5寫的說過去太沉重)

大概是在以前的公司被訓練過了,我擅於找對方話中的漏洞,直接攻擊,
並且要說話前,腦中會很快閃過他可能會回覆的各種答案,及我的回應方式,
或是我事先想好我的問題他會如何回答,然後挖好洞請君入甕,


不要覺得我咄咄逼人,不要覺得我殘忍,這就是職場,這就是戰場,
我在工作上,的確很機車我承認,反應快了點,嘴巴賤了點,心狠了點,
大餅就一塊,大家都要分食,誰多誰少全靠廝殺,心軟,就是把它拱手讓人把它瓜分,也就是對自己的credit殘忍,對不起客戶的交付,
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不就是從古至今的不滅定律嗎?


創作者介紹

奶油壞蘑菇 的 異色空間

奶油壞蘑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for7teller
  • 哇塞,<惹熊惹虎冇湯惹到恰查某>,Allan真是有眼無珠阿!
  • 非也非也,我是就是論事,這就是職場生態,適者生存,我這樣不算兇的,比起其他同儕我已經算溫和的ㄌ

    奶油壞蘑菇 於 2010/05/01 08:45 回覆

  • 悄悄話
  • 小讚
  • 水水感謝分享 小弟受益良多 並會加以學習
  • ^^

    奶油壞蘑菇 於 2012/02/10 19:29 回覆

  • 巴薩
  • 除了酷…我沒辦法再說什麼…?
    狂推“而且,我發現,我就像隻豹一樣,依然噬血!”
    猛烈…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