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突然間,你一直服膺的信仰被抽掉了,
你一直信奉的主耶穌或釋迦牟尼其實並不存在,
你一直深愛著並以為忠心耿耿的配偶外遇了,
你一直視為生死至交的好友狠狠的背叛了你,
真象原來醜陋不堪,
************************************************************************************************************************


在職場上,
特別是在我所待過的(被我在部落格裡寫過數百回的)外商公司,
我一直的信仰就是為了公司全心付出,
以公司利益為最大考量,
在不違背道德良知的前提下,
即使把對手公司殺到見血,也無妨,
因為我領的是公司的薪水,
基於拿人錢財理當盡力的想法,
我認為,這是我應該做的事,

雖然,我和一群私交不錯的同事,
常常會在中午吃飯時發發牢騷,罵罵老闆,同事,
但面對外人,
我仍然悍衛著公司,
並不曾吐露半個字,
因為我覺得,
只要我在公司一天,我就是公司的員工,
只要我是公司的員工,我理當為公司盡心,包括......家醜不外揚,


我的職位是公關,工作的內容某部份是負責對外談判,
這個工作內容很吊詭,
因為它並沒有一個客觀的評量標準,
比如說,
我跟另一企業進行joint promotion(異業合作),資源交換,
我用100元價值的產品,去換對方100元價值的曝光,
我的工作是降低我方的產品價值,提高對方的曝光價值,
也就是說,如果我能用80元的產品,去換到對方120元的曝光,
我就達到目標了,
但是吊詭之處也在此,
這個價值並沒有標準,
也許有些人談不到,他們頂多只能談到100換100或95換105,
也許有些人可以談到更好,70換130,
那要看個人功力 : 談判的能力,臨場應變的反應...,
所以,
不論是職場,或是政治圈,
很多的貪污或是怠忽職守均由此而來,
假設把關者有私心,或是個性得過且過,或是懶惰,或是膽小怕事,或是單純的能力不足,
他可能會造成公司的損失,或者公司利潤下降成本升高,
在談判的過程中,但憑良心和功力,
如果是能力不足,那不是這個人的問題,是安排他坐這個位置的人的問題,
但如果他是有私心,原本可以為公司爭取到更好條件的,卻轉嫁給自己或其他人,這個影響就很大了,


因此,在談判的過程中,我習慣把對方砍到見骨也不手軟,
因為手軟,就代表我少幫公司爭取了某些利益,而肥到對方的公司,
而對方能接受我的條件,那也就表示他衡量過他們公司的利益,他才會答應,
即使是對方犧牲他們公司的利益,或是他能力不足技巧不好只能接受我的條件,
那都與我不相干,
既然我不領他們公司的薪水,所以我也無須感到內疚,

但是畢竟不是所有人都和我一樣的想法,
我記得,某一次,
當時我的老闆要我去跟XX企業談判,
並拿給我他們已經初步溝通的資料,
我看完後,經驗告訴我,這個deal並不合理,甚至我方吃虧很多,
我沒有多想,以為這只是初步溝通,還有很大的轉圜空間,於是立即著手與對方談判,
但對方口氣很強硬,
逼使我也很硬,並撂下狠話恐嚇放棄這個合作,並準備上報老闆,
當我結束會議沒有多久,
我老闆把我找去,
數落我一頓,並當場打電話給對方道歉,
「...............」我整個呆掉,

後來,我沒有跟任何人提及此事,也沒有越級報告,
我在職場倫理與職業道德中掙扎良久,
這個案子幸好不牽涉到金錢,只與資源有關(但嚴格說起來,資源也是錢),
我老闆,其實並沒有貪污,只不過是因為"不好意思",而少幫公司爭取了些利益,
後來這個老闆也因為能力不足被請走了,

但諸如此類的事,往後我時有所聞,
在公司的每個角落,職位從低到高...


感情似乎也常常會出現這樣的狀況(不過倒不是發生在我身上,只是我聽多見多了),
兩個人談戀愛,
你為對方全心付出,
對方卻不領情,或是根本不在乎,
你一個人努力得好累,
有的時候,是不是也會仰頭對著天空,感覺茫然?
你不知道這樣的努力是否還要持續?
你不知道這樣的付出是否值得?
你看不到未來,
甚至可悲的是,連過去似乎都變得模糊,


後來,在職場上,我常常感到很茫然,
就好像,戰場上殺敵拼死拼活的戰士,突然被要求投降,
我似乎可以揣想當初接到十二道金牌被迫從戰場撤回的岳飛心中的感想,

好像突然間,你一直服膺的信仰被抽掉了,
你一直信奉的主耶穌或釋迦牟尼其實並不存在,
你一直深愛著並以為忠心耿耿的配偶外遇了,
你一直視為生死至交的好友狠狠的背叛了你,
真象原來醜陋不堪,


當信仰被迫剝離,
我已不知為何而戰,不知為誰而戰...

創作者介紹

奶油壞蘑菇 的 異色空間

奶油壞蘑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