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等一個公道,
卻始終無法等到,

繾綣多年的苦澀,
終於該狠心下嚥,

也許該畫個驚嘆號吧?
訝異著我腐爛的感情,

曾經擲地有聲的悲喜,
就在剎那間屍骨無存,

我丟下你在起點流連,
自己踟躕的來到終點,

夢是勾起回憶的觸媒,
思念是感官的接著劑,

我彈起莫札特第二十七鋼琴號協奏曲,
卻發現安魂曲比較適合我現在的心境,

今天該是我們的喪禮,
還是成為新生的禮儀?

我闔上為你頁頁書寫的日記,
才驀然地發現釋放後的平靜,

我腦殘的以為曾經握住過你,
攤開手才發現只擁有過夢境,

莫名的,我底心遺世而獨立,
恍惚中,我底思緒早已擲地,

像蒼茫中停駐的兀鷹,
和夜色中獵食的郊狼,

我形單影隻傲然前行,
帶著目光炯炯的殺氣,

我知道態度欠佳,
但說寬恕太沉重,

請恕我無法獻上真心地祝福,
被傷害的人總有仇恨的權利,

我愛你,
我恨你................

 

奶油壞蘑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