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小的時候我就被帶到台北了,
從那時開始我唯一的自由就是透過窗戶仰望高樓大廈間灰灰的天空,
這段開場白也許有點悲傷,
但是那是事實,(請見
你快樂就好)

我上最貴的私立學校,
補一大堆的習,
上一大堆的才藝課,
這些教育,沒有把我變得更出類拔萃,
卻把我變成不折不扣的台北人,

我一直生活在台北人中,
在學校裡,習慣了比較與被比較,
在職場上,習慣了競爭與鬥爭,
這也許是一個首都必然的文化,
你要擁有夠有力的心臟,
去承受外界加諸的壓力,
也要有足夠的火力,
去打擊現在或未來的敵人,

走在街上,
腳步會不自覺的加快,
即使只是想要逛街 ;
打個電話,
會不自覺強調重點,
即使只是閒聊,

今天從捷運出來,我特意觀察了四周人的臉,
就像"活人生吃"或"二十八週毀滅倒數"或"破天荒"裡的僵屍,
每一張都是面無表情,
所有的人往同一個方向,
眼神淡漠,空洞,
機械式的向前走,
包括我自己,
偶爾,在路被擋住時,
會皺起眉頭,充滿不耐,

就像在職場上,
為了往上爬,
我們必須忍耐一切的不堪,
永遠不停的處理一堆又一堆合理與不合理的事,
慢慢的,我們的熱情變冷了,
我們的情感機械化了,
遇到阻礙,不耐的踹開,
畢竟,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是物質不滅定律,

感情上亦然,
沒有太多時間的我們,
養成了速食的愛情習慣,
我有一個好友,
與朋友介紹的男孩子第一次見面後,
就在msn跟他說,
「我對你有好感,如果你也有,就交往,要不然,不要浪費彼此的時間」,

我們不再彼此試探,
我們不再耐心等待,
我們不再浪費時間,
是的,
我也是,
合則來,不合則去,
改成愛則來,不愛則去,
只是千萬不要耽誤我追尋下一段愛情,

所有的程序,飛快的跳過,
臉紅心跳很快進行到牽手接吻,
再很快進行到上床,
只不過一週的時間,

相較於祖父母曾祖父母那一代的細水長流,
因為醫學進步,我們這一代的人生變長,
但是我們的腳步卻更快,
我們的耐心也更短暫,

我們沒有時間停下來聽聽彼此的心跳,
我們沒有時間好好的端詳彼此的容貌,
我們沒有時間靠在一起聽聽蟲鳴鳥叫,
這些沒有時間做的事,
卻在分手後有一天突然想起,
但是一切已經來不及,
因為下一段感情又在繼續進行著...

奶油壞蘑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