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愛情,
也許,我終其一生也做不到,
又或許,我會追隨她們的腳步,
Who knows?

************************************************************************************************************************

這篇文的內容,完全不像我以往的風格,
少了銳利,少了桀驁不馴,卻多了一些感動,多了一些柔情,

碰到她們,
即使思想再開放,即使文字再犀利,即使作風敢言敢行的我,
也不由得肅然起敬,
因為,她們,觸碰到我心中最柔軟的那塊禁地,


奶奶出生在民國初年的大陸,在那保守的年代,她已是個搞學運到處演講的新思想女性,
而爺爺卻是個不折不扣的痞子,混混(我沒有對爺爺不敬的意思,但是據奶奶甜蜜的說法,他的確是),
據說,當時奶奶是被爺爺甜言蜜語拐到台灣,
然後同甘共苦幾十年,
但是從小到大,我在她身上,從來看不到她的強悍作風,新時代女性的影子,
我一直看到的,是個以爺爺為天的奶奶,溫和的奶奶,默默無聲的奶奶,任由爺爺在外花天酒地的奶奶,認命守著家的奶奶...

而外公是政治犯,坐過政治黑牢幾十年,我從出生就認識的外婆則是前外婆過逝後外公再娶的,
外公在我出生前就在牢裡了,
從我有記憶以來,外婆每週日都會去看外公,
從外公進去到出來,幾十年,沒有間斷,
外婆是職業婦女,當時還是週休一日半,
也就是說,這麼多年,她沒有屬於自己的假日,
週日,是屬於外公的,
此外,她還必須上班養著前外婆的子女們,而她沒有再生自己的子女...


國小國中高中大學和剛初社會的我,總是無法理解,
心中想著,長大我才不要這麼傻,像她們一樣,
覺得她們在糟蹋她們的人生,放棄她們的生活,
只為了...一個男人?
她們這樣守著這個男人,好卑微,好沒自我,

我一直是自負的,以身為擁有不同思維的女性而驕傲,
是的,我,甚至身邊好友,
我們都努力在追求自己的夢想:醉心於職場的表現,享受豐富的精神生活,談著一段又一段的戀愛,
大部份的戀愛,總是以自己為中心,不想虧待自己,處處要求對方配合,
還自認為是新時代女性,
I'm so sorry,


我的感情,一段換過一段,在傷人與被傷中輪迴不已,
我追求一種激情,一種被火紋身的熱情,
然後,直到,遍體鱗傷之後,
我才慢慢慢慢的回想起奶奶和外婆的愛情,
我無法瞭解,但是卻試著去體會,
她們如水般的柔情,
細水長流的感情,溫和的包圍著她們的男人,寵愛著她們的男人,


我突然發現,
也許,
很多事情,沒有Yes or No,沒有對錯,沒有是非,
有的,只是心甘情願,


我似乎早該體悟,
愛情,沒有道理可講,
王寶釧苦守寒窯十八年,
孟姜女哭倒萬里長城,
澎湖海女苦等丈夫而變成的望夫石,
一段段刻骨銘心的愛情,從古至今,不斷上演,但是卻深植人心,

也許我曾覺得她們很悲情,
也許我曾覺得她們很固執,
但是我畢竟不是她們,
在她們心裡,就只有一個人,
她們活著,就是以這個人為中心,
就算她們沒有自我,但是她們很快樂,


老一輩的愛情,很含蓄,很深沉,很長久,
一定是有些什麼在支持她們無怨無悔的過一輩子?
我想,
就是"心甘情願"這四個字吧,

心甘情願為他改變,
心甘情願為他等待,
心甘情願為他付出,
心甘情願為他流淚,
心甘情願褪盡千華,
心甘情願衣帶漸寬,
為他的開心而開心,
為他的傷心而傷心,

愛他,愛得心甘情願,



如果換了是我,我會願意嗎?





我不知道,
也許我還是做不到,
但是,也許我也......願意吧..................

 




奶油壞蘑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