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陸〞,乍聽以為是〝馬路〞,
牠不是馬路,但卻佈滿整個馬路,
呵呵,真冷,但我說的是真的,



先來介紹一下"馬陸"到底是個什麼東東,因為大家瞭解以後,就會知道我曾經的遭遇是多麼值得同情,
〝馬陸〞簡介:
......馬陸屬於節肢動物門倍足綱(Diplopoda),由於其腹部著生為數眾多之足,故又稱之為千足蟲(thousand leggers)。
......馬陸之腹部有9~100節或更多......馬陸之每腹節上具有兩對足......。
(資料來源
奇摩知識)
大家看出端倪了嗎?也就是說每隻馬陸都有可能有幾百隻腳,


為什麼會提到這個據說不是昆蟲而是節肢動物的生物(節肢動物為何不是昆蟲偶也不知,不過也不是重點啦)?
因為今天我又發現牠的蹤跡,勾起了我的回憶...

馬陸長得其實還真有點像蜈蚣,不過我不是生物學家,沒興趣搞懂這二位仁兄之間是否有親戚關係,
但是因為小女子曾在多年前的夏季和某任前男友(去的時候我們倆還屬於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階段)及一男一女二位友人一同去新竹觀霧旅遊,
到現在我都還不知道是否鬼打牆選了這個地方旅遊,

我們開一台車從台北出發,出發的時間是下午二點,等我們開到竹東(or竹北?忘了)還沒入山,大約是下午三點多,
大家都知道,夏季的日落其實很晚,因此即使下午三點多,天還是很亮的,但是,恐怖的事,卻即將開始...,
要到觀霧,必須要走山路,因為觀霧在山裡,而且是深山裡,
而觀霧的霧,果然名不虛傳,
因為,我們開不到1/5的路程,而且才下午四點多, 
,  已經他媽的〜下〜來〜了,

觀霧的霧,不是薄薄的一層,觀霧的霧,是又濃又密的,
霧一下來,再加上我們身處樹蔭濃密的山中,
沒過多久,立刻伸手不見五指,
因為伸手不見五指,山路又是單線道,一邊是山,一邊是斷崖,所以,我們的車速越來越慢,最後慢到以十公里的車速前進,

糟糕的事卻接踵而至:
首先,當越開越久,杳無人跡(更不用說店了,狗都沒一隻),我們開始想到入山之前並沒有把油加滿,原本就只有七分滿的油,載了四個人,又因為車速變慢,冷氣一直消耗著油量,卻不用妄想這山路上跑出一間加油站(如果這時有加油站恐怕也不敢加吧,搞不好是阿飄開的),

再來,因為越來越晚,霧就越來越濃,霧越來越濃,車速就越來越慢,車速越來越慢,時間就越來越晚,窗外就越來越恐怖,我們也就越來越安靜,

第三,因為山上岔路很多,而霧已經到了開遠光燈近光燈霧燈什麼燈都不管用的境界,我們龜速的行駛,不僅怕走上岔路,看到華麗的豪宅(那就變成倩女幽魂了吧),也怕一個不小心掉到斷崖下(偶不想跟這麼一票人死在一起啊,雖然前男友也在車上,畢竟還在曖昧期,連接吻都還沒,死不瞑目啦),

第四,那時的觀霧就只有一處住宿的地方(現在不知是否有變多),我們訂下午五點入住,但是直到晚上八點都還沒抵達,深山中沒有收訊,連電話都沒得聯絡,在等待房間的想必一堆人,萬一他們不幫我們保留房間,我們到了難道還得離開嗎?

終於,晚上十點,我們抵達目的地,還好,房間也留著,也沒碰到姥姥把我擄去,也沒掉到斷崖下,而油應該還能撐到下山,一切看似柳暗花明,
正當小妹偶暗自竊喜,難關渡過,只要再排除這二位電燈炮,接下來就該是綺麗浪漫的夜晚了吧,

過了一會兒,才發現,剛剛的經歷都只是小菜,
正餐,才要端出來呢,

大家一定有個常識,山裡,濕氣一定很重,有霧的地方濕氣就更重,
這就是重點,整件事的高潮即將登場,

我們回到房間,房間很小,床是通舖而且更小,
那時雖然是夏天,山上其實還滿涼快,所以房間沒有冷氣,
我們放完行李,拿了衣服就去公共淋浴間要洗澡,
我和女性友人一人一間(因為我們抵達得太晚,那時已經沒有人在洗澡了,空蕩蕩的女淋浴間只有我們二枚女子),
我把衣服正要掛到牆上的架子時,
突然,我發現一隻蜈蚣(其實牠是馬陸),因為敝人在下我,對於所有超過四隻腳的生物特別敏感(也就是說我不需要用眼睛,只要有超過四隻腳的生物在我四周出現,我那敏銳的雷達一定會發現),
當我發現第一隻馬陸,三秒後,我立刻發現,其實我那間淋浴間的牆面到處都爬滿馬陸(只是因為夜太深燈光太暗,馬陸又與牆的顏色很相似),下一秒我開始尖叫,
而前男友飛奔進來拿起蓮蓬頭用熱水幫我把四周牆上的馬陸清除一空,
那時我還以為只是淋浴間太舊了,所以有這些昆蟲,
等他離開後我就要開始洗,還沒脫衣服,就發現,剛剛被清空的牆,
又已經爬滿一堆馬陸...,

我和女性友人只好洗戰鬥澡,三分鐘衝出公共淋浴間,
剛好男生也洗完,我們邊訴苦邊走回房間,
基於剛剛淋浴間的經驗,我立刻察看房間,不看還好一看差點昏倒,
床上,地上,牆上...,到處都是馬陸,
男性友人見狀,在我們的尖叫聲中,負起清除馬陸的責任,
他們很快的把床上的馬陸都掃到地上,
但是恐怖的是,才剛清完的床,沒過十秒鐘,又爬了一堆上來,
原來,床是榻榻米,牠們從接縫的地方不斷不斷的冒出來,
這樣我要怎麼睡呢? (尖叫)

後來,不得以,我們想出一個爛方法(可是也沒其他辦法),
那就是房間內原本有二條棉被,
我們把其中一條當底,鋪在榻榻米上,擋住馬陸鑽出的路徑,
另一條就四個人蓋,因為要擋住從天花板上爬著爬著掉下來的馬陸,
二個男生睡二側把棉被壓在他們身下,我們二個女生就被他們夾在裡面(也就是人肉圍牆啦)幫我們擋住二邊的馬陸,腳底的棉被也向內摺,把我們的腳都包住,
可是,大家如果不健忘,應該記得我剛剛說過那時是夏天吧?
而房間只有門沒有窗,但門又不能不關,
山上雖涼,但還沒涼到可以把門緊閉又蓋棉被的地步,可想而知我們女生一定是滿頭大汗,
而且被夾在裡面,因為二條棉被都不大,大家都只能側睡,不能平躺,要不然男生就會被擠到被子外,
所以,快要熱斃啦,

一整晚我幾乎無法入眠,
一則我敏銳的蟲蟲雷達不斷偵測到前後左右上下的馬陸,
再則因為不能動彈,又熱爆而不斷冒汗,
三則,意外地跟前男友靠得那麼近,因此我的手也不安份起來,呵呵,

第二天清晨,我和前男友實在受不了失眠又熱,於是很早就起床,正想躡手躡腳的去梳洗,
腳剛要踏進鞋子裡,媽呀,鞋子裡已經有五分滿的馬陸(好像盛飯一樣,真想大喊,老闆,給我半碗馬陸吧),
前男友把我的鞋翻過來,把所有馬陸倒出來,然後拿起掛在椅子上的薄外套,抖掉一堆馬陸,才交到我顫抖的手上,

踏出房間,更是恐怖的景象,
原來,前一晚因為天色太暗,我看不清楚四周狀況,
天一亮,我才發現鋪著水泥的小徑,沒有水泥的泥土,圍牆上,花草樹木,建築物四周,平面的,立體的,只要有固態物件可附著的地方,都有馬陸......,
到處,everywhere,都是馬陸,
密密麻麻的馬陸,讓我已經沒有辦法繞過牠們走路,因為牠們不僅密密麻麻,還層層疊疊,完全沒有空隙,我只能踩著牠們,然後隨著我的腳步移動,不停低聽到ㄅㄧㄚ  ㄐㄧ  ㄅㄧㄚ  ㄐㄧ的聲音,
滿山遍野的馬陸,不要說上億條,我看連上兆條都沒有問題,
這讓我想起一首古早歌的歌詞「青海的草原,一眼看不完...」,應該改成「滿山的馬陸,一眼看不完」,靠,

我們的車停在路旁,不用說,車頂,擋風玻璃,車窗,到處都爬滿馬陸,
馬陸馬陸馬陸,我實在覺得既然馬陸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乾脆用馬陸入菜好了,或是做個馬陸吊飾來販賣,隨便都可以,反正馬陸何其多(我已經瀕臨崩潰),

最後呢,也很戲劇化,
原來馬陸是喜歡陰暗潮濕的環境的,
到了早上八九點吧,太陽越來越強,光線越來越明亮,
神奇的,所有的馬陸突然在霎那間又消失一空了,

然後,我們順利的回到山下(不用推車),
還有,就在那天下午,我和前男友也變成男女朋友,
除了當天早上我那個來卻沒帶衛生棉而山上也沒賣以外,一切似乎都還算趨近於完美,不是嗎?

不過,那裡,雖然很美,但我卻不敢再去了!!!
<IMG "" src="https://pic.pimg.tw/patriciayang0715/48d4e55dd44b8.jpg" border=0>

聽說馬陸品種很多,我在觀霧看到的是這種(一位網友
K嘛於Flickr上的部落格上的圖),圖片看起來數量不多所以不甚恐怖,實際上身歷其境,會被嚇死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奶油壞蘑菇 的頭像
奶油壞蘑菇

奶油壞蘑菇 的 異色空間

奶油壞蘑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