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我就很掃把,
隨便轉個頭就可以打翻水杯(也不知道轉頭為何水杯會倒),
從客廳走到陽台可以順手揮倒幾樣擺飾(但是我明明就沒碰到它們),
拿個東西也可以讓身旁的人掛彩(奇怪我就好好的拿在手上也不知為何會飛出去),

諸如此類.........,
我常常在想,難道我是手腳太長嗎?看起來又不像,
難道是我平衡感不好嗎?但是平常也沒什麼症狀,


身上常常莫名其妙出現大傷小傷,
紅紅黑黑紫紫五彩繽紛,
如果是吻痕倒也值得了,問題就是不是才慘(還會被誤會),
繼不久前發現脊椎第四節出現一條三公分的裂痕之後(請參考
這不是卡打掐  這不是卡打掐一文),
一個月前又因為在辦公室小跑步踢到桌腳,
然後左腳第四根腳趾就斷了,
(不過一想到蘇麗文也是斷同一根腳趾,就讓我覺得真是雖斷猶榮)


剛踢到的那一剎那真的是痛徹心扉,
由於平時一點小事我就愛哭爹喊娘,
因此踢到腳趾後照例也哭夭一番,
但大家卻都不以為意,還說「你就是淤青啦...我們也碰過啊,幾天就沒事了」,
好心一點的,會跟我說要給我洗療妥擦,但一樣覺得我在大驚小怪,
我也只好惦惦閉嘴,


但是隨著時間一天一天過去,
腳痛是完全沒有變好,
我才驚覺,靠,可能是真的斷掉了,
後來到家附近的骨科照了腳趾正面與側面的X光,
醫生診斷的確是斷了,
聽到後心中卻很開心,想說這下大家可相信我不是隨便哭夭了吧,
想到每次去探望骨折打石膏的人,都很羨慕大家可以在上面簽名,
想說乾脆來打個石膏或纏個繃帶什麼的,一定很屌,
誰料醫生指示,不用打石膏或特別固定,只要將沒斷的左三趾與斷了的左四趾用透氣膠帶綁在一起即可,
也就是說,用好的腳趾固定斷掉的腳趾,
然後只要一個月後再去醫生那邊再照一次X光看看骨頭是否癒合,
頓時,我感到烏鴉飛過去,英雄即將變狗熊,{#emotions_dlg.emotion_008}
只好搶得先機,在大家發現我的骨折有多不嚴重前先發了一堆簡訊給親朋好友,
好像考上台大般通知〝我這次真的是骨頭斷掉〞的訊息,


一個月後,也就是上週,
我如期的回診,
說實在的,也因為腳趾好像還是會痛,所以乖乖向醫生報到,
醫生又再次幫我照了X光,
這回,不幸的事發生了,
醫生說「咦,怎麼左腳第三趾也斷了呢?」,
「啊啊啊...」我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我是否在這一段時間又踢到什麼東東,我怎麼一點印象也沒有啊?
除了偶爾騎騎小摺,跳跳舞,穿穿高跟鞋,玩玩自由落體...其他我什麼也沒做呀,
「奇怪,上次沒有斷啊」醫生又說,
「可是醫生,我後來沒有踢到什麼東西勒,那為什麼會斷呢?」,
「我也不知道耶」,
「醫生,會不會是左三和左四綁在一起所以讓左三也斷了?」
「小姐,這又不是傳染病,也不會因為綁在一起就斷了啦」醫生和旁邊的護士都狂笑,
「那怎麼辦?是不是這次要把五根腳趾都綁在一起啊?」
「哀憂,不用啦」醫生護士又開始狂笑,我現在是問很嚴肅的問題耶,靠,
「我看妳這次不用綁了,一個月後再回來照X光就好吧」,
是怎樣?現在是要讓我自然癒合嗎?我又不是蚯蚓,
我雖然很傻眼醫生的這個答案,但是心裡其實覺得骨折真的還滿屌的,
因為如果跟沒講過此事的朋友說「ㄟ,我骨折了耶」,
他們的反應都會是很驚訝的說「哇,真的喔」,
這個時候就會有一點爽的感覺,我變態啦我承認,
而且,至少現在那些當初不信我靠夭的朋友可都相信啦(而且我還可以跟他們說我多斷一根腳趾耶,效果加乘),
所以,現在我啥也不綁,就讓它自然癒合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奶油壞蘑菇 的頭像
奶油壞蘑菇

奶油壞蘑菇 的 異色空間

奶油壞蘑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